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论中国人之思想

发布于2016-04-14 19:48   浏览次   作者:罗马易
作者话语:明珠蒙尘是最为令人惋惜的一件事情,此文是我高三同学“浮生”所作,写作的时间大抵定在“浮生”出国前后。像我们这种十多岁就提起笔杆子舞文弄墨的小文青,心底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个瞬间,犯犯嘀咕,低龄写作怕是被人看了误了人家的子弟。但纵观周围那些个所谓道貌岸然的成功作家和文人名流,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手痒痒把文章给发出来。套用一句时髦的话语,希望现在或者以后的读者,可以通过语言文字,找到类似“浮生”这种迷茫时代的明白人。
  2012,是世界末日,对于我这个特别关注探索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一种兴趣来源。继而从2012之说扎根之始,我便查了很多文章以及事典,到现在,我却仍是不否认也不承认,毕竟目前人类并没有能力预知未来,也没有能力掌握自己的命运。所以我是不相信所谓的科学家的。
  不过,我看到有很多中国人都对2012关注,但是更多的人是以戏虐的眼光来看,这就让我感到十分好笑,我记得柏拉图曾说过,人们所感觉的现实世界只不过是反射了更高层次世界的阴影。就像曾经我们也相信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太阳绕着地球转,自己对这个世界还是一知半解之时,就不要以任何一种戏虐的形式来嘲笑,毕竟很多东西你都还不知道。那只会凸显你的无知,井底之蛙之说并非偶然,而是折射一种社会现实。就像我接受中国的教育,说敌国如何十恶不赦,这种仇化教育让人从小遍埋下了对敌国的厌恶以及仇视;当我不觉中走到所谓的敌国,却发现,它仅仅只叫日本,我看到的,是儒道思想在此地播种甚广。这无关政治,毕竟掌握政治的,恰恰也是人。而我要说的中国人之思想,也从此开始。中国,一个五千年文化的古老国度,一个自己吹嘘自己是礼仪之邦的国度,却是如何?我想身为中国人,不会不知道吧。
  在中国,美德需要电视广告的提醒,文明需要路边标语的警示,这就不得不令我反思,这是人们素质基于底线,还是人们素质一直提高?结论不言而喻,显然是前者。当然,我并不是诽谤国人之是非,也不是故意诋毁,毕竟,身为中国人的,你们,应该心照不宣,的确心照不宣。
  莫言,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在外国人眼中,他首先会去看你的文章,看你写的文章如何再加以赞赏之评论。那放在中国人眼中,就是首先会去看莫言的长相,看你长得面孔如何再去看你的文章,再加以评论,而评论的内容,却多是“不过如此”四字。在我眼中,说出“不过如此”的人大多也是底蕴不高之辈,首先做人都不懂,如何谈的来欣赏。这就如同装在“套子”里的人,永远认为自己了不起,这是可笑至极的。
  偶然间看到一位老友说,去图书馆,被人说成神经病,他与人谈论文学,却被人嗤之以鼻,让我不觉好笑,谈情说爱的话反倒被现今年轻人看成一种“高尚”了。而这种所谓的“高尚”,在他们眼中正是一种自然。文学却成了一堆死灰,一吹即散。莫言他也说,文学不比科学,它是无用的,但它的伟大,恰恰来自它的无用。但谁又敢否认,《论语》、《易经》、《孙子兵法》他们的作用?
  我从来不承认郭敬明之辈写的文章叫做文学,在我眼中,也许是一种小说,也许,就是零零散散的那么几个字。有人也说韩寒是现代的鲁迅,我感到很可笑,鲁迅只有一个,为什么在承认一位作者的时候要加上从前文学泰斗的名字,为什么有很多的经典有些中国人想要去颠覆,难道不该温故,因为,温故而知新。创新这个词,在中国人眼中,叫做拷贝,叫做模仿。而在外国人眼中,叫做发现,探索。一味的拷贝只会让自己深陷泥沼,丧志自己的本性。取其精华固然可以,却也是要去其糟粕的。
        其实我也并不是来抨击中国人, 只是觉得,一些反面形象,应该写出来,应该发泄出来。就像我今天在街上看到一位毛笔字写得行云流水,笔走龙蛇的老人却在街上要饭,那些衣着完衫的人却对此厌恶避开时,心中的酸楚与愤怒就爆发出来。中国,呵,这样的一部分人,你还能给我看到什么希望所在?我也很是希望国人能够是像外国人口中所说的一头沉睡的雄狮,而不是一只怏怏病犬。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