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妄言生命的蹊跷——记理查德·林克莱特《爱在日落黄昏时》

发布于2016-04-21 21:33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爱在日落黄昏时》(又名日落之前)是理查得·林克莱特于2004年指导的一部爱情片,并由伊桑·霍克和朱莉·德尔佩主演。讲述了美国杰西九年之后与法国塞琳娜在巴黎相遇的故事。

 
责任就是感受崇高,享受美丽。重要的是那生命的烟花偶然交织的光华。
九年里,他曾经在维也纳待了三天,她曾经去了纽约读大学三年。
他成为记录一夜情的畅销书作家,她成为绿十字会环保组织成员。
爱自生命伊始之后的觥筹交错和共鸣共振,挽尽了茫茫宇宙中有些神秘的和谐。而所有的浪漫似乎都在一夜之间消耗光了,剩下的是虚脱的人形和神经质的望眼。
妄言生命的蹊跷,摆布命定的凄清,其混沌,其酩酊,都将人世的徘徊指向似有还无的虚无里。
凄咽的是每一个和她做过爱的男子都没有选择她作为结婚对象,而他的婚姻也没有童话中的唯美和完满。
生活着,本身就是一种灼烧和伤痛。翩跹的舞和多情的泪天生不适宜这个虚伪可怖的社会,而荡气回肠就更是一种原生态的想象,给予人们以挑战和造次的空间,提供些许情状下的安慰,却不能浸洗人间世的倥偬和困乏。
渐次嶙峋的,是原本高洁清丽生命的妥协,是异质灵犀和缥缈旷达的沦陷。人海茫茫,孤舟一粒,心襟上沾满了现世的耻辱和咸湿,择偶的成败未必代表个人世俗经济层面的成败,却不可避免和生命价值伦理的兴盛与否相互勾连。
巴黎的河上美景渗透着某种灵性的清幽,而她的泪却却是一脉的斑驳陆离。
人生无法洒脱的是困窘于心智浮沉的勾栏槛面,而情志的波涛随着往昔的潋滟而抛离,纵横勾勒的是悲欢离合与曾经的吉光片羽,无法苟活于其间的人类却依旧散发着咄咄逼人的光辉。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既然无法改变这个世界,所能做的就是不被这个迂腐落魄的世界改变。怨声载道是一种纠结于浮世绘的清寂的象征,厉声数落无法改变此间的疏离和飘忽,人类的命定的灼灼似火的痛又将如何解脱?
人类只有通过真诚的面向才能解释小我的凄寂和无奈。在历史的某个时刻,排斥了肤浅的原始层面的价值认同才能造就敝屣荣华浮云生死的性灵,而生活的圣湖要求人类以狡诈的诡异触类旁通,则忽略了灵魂的诡异和生命力的觉醒。文明和人性颠倒交错相互毁辱的故事教会人类以更深的灵异之心战胜生命中固态的囹圄,而将人类的灵域视野拉至新生的层面。
道德的意味只能满足功利社会的伦理需求,而人性的精神危机却无法得到摆脱抑或慰藉。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生命的视野可以随着一首飘摇淡定的情歌而得到舒缓的张扬,孤独和幽怨可以随着几抹相思的情衷得到几许终极的沟通和宽慰,战胜肤浅的最佳办法就是挑战生命中的道德底线,在一脉隔膜的穷图匕现中发掘生命的深度和广度,光华一定在日落黄昏之间得以绽放。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