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终生缱绻的宏愿——记新藤兼人《爱妻物语》

发布于2016-04-22 16:20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爱妻物语》是1951年上映的日本影片,由新藤兼人执导,乙羽信子、宇野重吉主演。 影片讲述了小说家城山三郎从第一次遇见他的妻子直到妻子死去的故事。
鲜艳如火,山岗之花。绿意盎然,初春岸上。
温柔素性端庄的孝子为了与剧本写作者沼崎不渝的爱,不惜背叛家庭与沼崎私奔。
生活像慢性病一样折磨着沼崎和孝子的人生,失败中充满了历练与挫折,更具有无法控制的奔突破止。
囚禁,失色。
而孝子于日常生活中的矢志执着,像孤漠中的大雁具有灵域的视线和清雅涵的心襟,将爱之包围和团簇聚沙成塔。
锱铢必较是尘世的熏陶者不可避免的繁复,翻江倒海追觅权势是不懂得孤惘和悔恨的人类的心语情缘,而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才是素朴的孝子不沾染瑕疵的性灵底色。
在丈夫失意时,她用纤细敏锐团聚织锦一般的毛线衣,而当丈夫厉声数落认为自己定会勇攀高峰之时,她却是隐忍一般的泪珠轻盈,并将织就的毛线衣一点点的拉松,放逐。
无可否认,孝子的人格因子中含有不可逆转的委曲求全,然而正是这样的人格覆灭了丈夫鸢飞戾天的伟岸之心,在她的清丽逼人的端丽情态之下,沼崎的爱和他的媚上作态方显得混沌与狭隘。
人类因为囚禁于秋阳困境之中而显得孤独。凌驾于浮世绘中的因果相报的,是她婉约淡定的望眼,让人将生命安插在一望无际的汪洋之间而超脱回环。
最终孝子罹患了肺结核,泣血空灵,喑哑的不是她的干涩的喉咙,而是丈夫平生尚未完成的夙愿。
放声咏叹,京都之花。夏日青草,露珠晶莹。
人谓我天生情种,实则别有伤心处。生活的本质是重压,是承担,而别离的幽思忧愁又将人类的视野荒漠化,但在她素性平生的望眼之中含有的只是淡淡的孤苦,更多的是享受爱的甘甜潋滟。
经过一遍遍的操练和修改,沼崎的事业也渐渐有了起色。躺在卧室之间和坂口先生最后的对话,也说明了她的心早已牵记在沼崎的未来。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是为了现在和未来。不为求繁花似锦,烈火烹油,而是为了在太平的日子里活得真正像个人样,有着不可让渡的权利和人格尊严,而她用一生的清雅来帮助沼崎完成未竟的事业,以清奇灵魅的艺术般的感知交织感染着沼崎不安分的心灵,她的字典里也许还有着瑟缩抖颤的一面,然而那些清苦情怨却将她的灵魂从束缚中解禁,从相知依偎中获得真正的自由。
物语源自一腔灵爱的真纯,整饬了离乱和悲伤,获得了宽慰和气韵,那些凄寂和压迫对于他们来说算不得什么,唯有一帆风雨路三千的坚毅和赤忱。
细雨西楼还幻。孤标傲世的夙愿在沼崎的心中显得业已无足轻重,由于爱妻的叮咛敦促,和着深刻绵延的悸动感伤,他定将生命化作一朵不屈服不妥协的莲,伴随着情韵和斯世的怀想而继续生存,哪怕落魄,哪怕囹圄,也无法征服他那终生缱绻的宏愿。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