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恬然素朴的悲伤——记新藤兼人《裸岛》

发布于2016-04-26 21:13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裸岛》是日本著名导演新藤兼人拍摄于二战之后冷战期间的一部反映日本农民苦难生活的影片,他把整个战后的日本比喻成一个赤贫的岛,民众在岛上艰苦度日。背景为日本濑户内海海滨一个光秃秃的小岛,主要围绕一对农民夫妇在此安家拓荒的情景铺展剧情,因岛上缺乏淡水,他们只能每天坐船到对岸一次次往此运水,再送上高坡一勺勺浇田,辛苦自是不言而知。直到他们的大儿子因此耽误了治疗时机而早亡,他们仍埋藏了痛苦,在这开拓出了一片又一片的荒地。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在裸岛的顷刻阐释间,无须欲望抑或语言的染指,一种类似恬然素朴的悲伤在静静地流淌。
生命的真理不在乎兴衰成败,意蕴的潸然与否不在于不知不觉的幡然悔悟,一切的症候都归于化寂,栖止于海啸之石,静听翻浪的潮头卫冕于斯的清音。
盛水、挑水、摇船、灌溉,一切的声息在于和海潮波澜混同的清幽和岑寂,浮华和电视里的欧美女子做作的造型舞只是昙花一现的嶙峋生机,飞不过淡然静穆而凛冽甘醇孩子的心头。
青云咫尺,彩衣争献,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应景的清媚诗文而已。低调和迂回之间诉说着素朴的隐忍。从哭着降生到奄奄一息,他们的生涯携裹在波涛澜澜和落霞孤鹜里,没有槛外吹香,也没有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切的喑哑都只填补在清寂泛泛的维度间。
能攫的住大海的波光辉映,便能气韵生动。日复一日的劳作没有压垮他们的脊梁,而是沉稳的立柱,根脉交错横行,将生命伊始的造化摇摆在青天白日的杳杳渺渺之中。
她的存在只是为了这一座孤岛,她像是活在他的威势和权限的侧影里,即便因为弄翻了一桶水被掌掴,也毫无怨怼造次之言。她仿似裸岛一般落得无怨无求甚至毫无哀嚎忐忑的际遇里,身体力行养家糊口听从当家人的调度才是她的宽慰与芳馨。
终有一千销万绝之日的到来,两个儿子其中之一被暑热所捆缚,终于不治而亡。她和他抬着孩子的棺木,表情显得蓦然和木讷。然而在菜地上她却终于将原本的积郁奔流的情感爆发,抓取着菜地里的根苗,甚至俯身贴到布满泥土的地面上嚎啕。而他却静穆不语,知道她的悉心和哺育的情衷,依然劳作。她仿佛被一股殉道般的热忱点染,知道苦日子既然没有尽头,又何必不顺天应命。忍耐才是仁恕的重要体现,无辜的生命遭遇侵袭,苛苦的凌驾将人的呼吸摒弃,而孤雁纷飞即是她的心境。心襟却可以被更加醇郁宽纾的氛围浸没,深沉的契阔无忌的孤独都化作千载浮世绘的瞬息万变之间。
意态的动容在于唯有霜华伴月明的万籁静寂。晶莹饱满的实在即是存在的大悲悯,不能作浮光掠金式的查勘,而要对于存在的本质做一番刻骨的探寻。真挚和生命的毁损往往出于同一种生命的面向,复杂和不耐才是存在极端且中庸的本质。
如果生命的爱是一场讽喻,那么造化的纷繁又何尝对于爱以体面的维护?原本貌似固若金汤的生命防线一旦崩溃,涕泪交加的实质和风华不再的主旨便流露了出来。氤氲在窑炉间的既是热气升腾,也是清泪涟涟的情感迷雾。荒原的存在即是将人类的意旨剥夺和裹挟,以雷霆万钧的态势将人类的生存态势搜刮至孤寡。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