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家书两封

发布于2016-05-14 15:24   浏览次   作者:罗马易

 
  致弟书

  从乡村稻田陪我打滚到城市花圃的人,那是我的亲弟弟;从穿同一条裤,戴同一顶帽子再到同一个梦,同一轮明月的也是我的亲弟弟。无法用语言言表你给我生命带来的惊喜和感动,唯有你最懂我的方式来细细剖析作为兄长的心声。但愿这份家书能给你带来触动和思考,那么我便可以自豪的接受这份属于兄长的荣耀。
  时间真的过得很快,今天我就19岁生日了。喜悦?我感受不到,依然是麻木的穿插于学校和家庭之间,大人们的事我也懒得去理了,感觉他们的纠纷就是一团大毛线球,我是只猫,用爪子撕扯只会更加紊乱和无奈,我是在挣扎和彷徨中度日,面对死灰色的环境,淡漠的人群只有苦涩和酸楚。不过明年六月的阳光会使我的伤疤消失,那一刻我将重新找到人生的方向。伤痛?我是有点儿,但已经成年,过了爱做梦的年龄,面对的是冰冷残酷的现实,我没有怕,我不会低头,我就是一朵开在粪坑的蔷薇花,越是肮脏臭哄的境遇,我就扎根越深,开的越灿烂。兄弟,你懂吗?
  多少次迎着冷眼和嘲笑
  从没有放弃心中的理想
  一刹那恍惚
  若有所失的感觉
  不知不觉已变淡
  ……
  这是同学送给我的一首歌,蛮适合我的。你知道,我不喜欢官场,更不想去做生意,只有文学能让我安静,给我自由,让我有一座可以指明人生道路的灯塔。高中的生活很苦,很累。精神、肉体两大梦魇会时刻缠绕你,人生下来就是一块粗糙的石头,唯有日晒雨淋,雷电交加的夜晚才可以拥有进入大海的资格。它还要在蚌壳里反复打磨,方成珍珠。那些未经历风雨,不懂得苦难的人,你不用去羡慕他们什么,因为他们就是一块臭石头!
  不要冲动,不要意气用事,有的人当面一套背地一套,有的人是背地一套当面一套,不要向其他人暴露你性格缺陷。你要明白,冲动是魔鬼,性格短板是致命的,它可以摧毁一个人的鹏程万里,可以击溃男女间最精湛的感情。性情就像酒一样,醉意深了,就会显现出来软肋。过分表露你的性格你就要受制于他人,掌握不了主动权,人生应该“制于人而非受制于人”。
  你要千万铭记:生命的主动权把握在自己手中,绝不可以退让分毫!人是千奇百怪的,可人心无非两种色彩,红的和黑的。当一个人眼珠子红了,他的心就黑了;当一个人的眼珠子是黑的,他的心就是红的。为人处世一步成功,步步为营。而你走错这一步,满盘皆输。
  我是想你读文科,这样你就可以帮助我打拼,理科也不坏,大学多就业好,可文科在管理运营方面更具优势。一切都以你自己的兴趣为依据吧!我充分尊重你的决定。
  还有,我希望你好好利用我的“三仙·咏梅斋”,那里藏着我的历史、现在、过去和未来。尤其是那些书籍,我只希望它们越来越多,你要好好珍惜,它们能给的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
  时间真的很快,你现在高一了,现实不等人成长,你会来不及思考就到了高三,现实也不会给我们太多的选择余地,只有往前冲,流干所有的泪和汗,才有我们自己的天。学识决定智商,历练铸就情商,亲情和友情都是一份需要担当的责任,选个人生目标奋斗吧!我会先跑到山顶等你同我共享生命的绚丽霞光。
每一天都祝你快快乐乐,每一分钟都盼你平平安安,my all。
 
  致父书

  年华如斯,高中过半,我成年了,父亲也早过而立之年。光阴改变的,是身边人渐渐离去,散场,而有的人一样可以患难见真情,幸福的时候悄然离去。我想这一点父亲比我更能理会。爷爷走了,没留半丝痕迹,安安静静躺在土壤,就如风吹熄了一根蜡烛。
  我们家换了一个地方,任凭时光冲淡一切。家依旧是吵吵闹闹,来回折腾的家,或许这样更令人期望家和万事兴之日的到来。人是要成长的,一路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只有局中人深得理会。
  我不喜欢长大,越长大越烦恼,越是孤独,然后就会不想讲话,藏着噎着含在肚子里,这样才会产生独处和思考的价值。大爱无言,我想父子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应该是冷冰冰的。一个上辈子欠了赌债,一个这辈子要来讨债。
  我知道父亲的身体支撑不过多久,越是卖命挣钱,生命越是被耗损的更快,我害怕自己成功之日没有了一个可以与之同悲同泪的人。古人生命里最大的荣耀,金榜题名、洞房花烛、他乡遇故知,但我认为不是这些,而是一个人老了卧在床榻,旁边有人相伴。我没有做过让父母蒙羞的事情,我是你们的骄傲。
  老家的人常跟我说,母亲疼爱儿子是长江之水,儿子疼爱母亲却是扁担之长。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大爱无言啊!
  我不会让自己的父母辛苦过久的!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羊能跪乳,鸦可反哺,何况人哉!
  父亲,我总以为人生命中有两段岁月是美好的,童年和暮年,灿烂的花季。一方面,无忧无虑,天真烂漫,清风明月,蝉鸣鸟叫。一方面,你可以同着几个亲朋好友或者几个小孩子,一起在河边嬉戏玩耍,游泳,吵吵闹闹的。可以爬树,摸鸟窝,也可以摸墙洞,抓翠鸟。黄昏时刻赶着鸡鸭回笼,清晨扛着锄头下田种花。兴致到处,唱几句山歌,嬉笑怒骂,飘逸的有如神仙。我希望父亲可以早天放下手头生意,回老家做一栋别墅,养养花,遛遛狗,每天经过爷爷的坟前,可以在那里坐一会儿。
  三千年读史,无非功名利禄;
  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
  我想做文学这一块,读书明理做人,阅读千古经纶也无非做人二字,登科及第倒像是另外一回事。不过父亲放心,我做事,要么拿第一,要么不做,要的是用实力说话。我常常这样告诉自己,时间会冲淡一切,也会证明一切。
  父亲,让我们一起来见证一场生命的奇迹。
  在之前以及之后,愿你安好,健康!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