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12过后我21

发布于2016-05-15 10:13   浏览次   作者:罗马易

  手折千纸鹤一只,纸张上涂鸦一篇,载我心事一厢,悬在屋檐,美我心田--题记
 
  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未末日,玛雅人给人类添了个玩笑,也许是生于宇宙唯一生命的地球过于寂寞,或出于敬畏自然而为艺术供应这样一个不错的科幻空间。末日,向死而生,教会生者如何感恩,更好的活着。
  1991年10月26日是农历羊年,我出生在“罗家湾”。大名叫马易,“马”是我“继爷”的姓。我“继爷”是乡民信奉的“醉酒白马三君大王”、“老案马元帅”及“三案马元帅”,属道教神灵;“易”字源于《易经》,取变易、简易、不易三层含义,之所以会选这字,来于我的祖父稍懂奇门遁甲。我排“贤”子辈,祖母的外婆桥在“八驻岭”,母亲的外婆桥在“南崖岭”,所以小名唤作“贤岭”,寓意做人不要忘本。
  我有亲弟弟叫“刘易”,“刘”字取之于他“继爷”姓刘,叫“刘元帅”,也属道教神明。为这弟弟,我祖父母刚做好的新屋被搞计划生育的砸了个底朝天,南瓜里被倒“敌敌畏”,寄放亲戚处的家什被举报,养的肥猪与家电被搞计划生育的提走;为这弟弟,我妈妈带着我躲计划生育,逃到了湖北深山人家。记得前年那家主人被母亲请到家做客,见长大后的我,会心一笑。
  有段故事祖母常常提起,就是一天她抱着我在邻居“观莲娘娘”那晒太阳,突然闻到风声说搞计划生育的要来拿人了,于是“娘娘”为祖母拖延时间,把搞计划生育的缠住。祖母则抱着我从“观莲娘娘”家的后院爬土壁藏到山林里。事情还没完,搞计划生育的陪着奶奶在山上过了大半夜,那时手电筒的光在奶奶身上来回晃动,稍有动作就会被发现,幸好那时的我没哭。不过平常我很会哭,刚生下来就哭了一天一夜,折磨得小姑姑到现在依旧回忆深刻。
  我生命里最大的惊喜是自己有亲弟弟,他来得太不容易了!
  小时候的我很野。我上能爬树,下能戏水,梯田上的阶梯就是被我一次次纵身跳跃给一次次征服的。
  我喜欢玩弹珠,喜欢打“纸标”,喜欢在皮绳上跳高,偶尔会加入村里的小团队,偷水果蔬菜,打架闹事。
  结果还是祖父母训导有方,学着放了一段时间的羊,走了好多亲戚人家,跟老人家们学了好多为人处世道理,渐渐懂事了,也知道人要有出息了。
  后来离开祖父母到县城跟父母过。有段日子好痛苦,我父母是急性子加之本身脾气暴躁,又是做生意的,稍有闪失就是拳脚相加(不排除他有拿我兄弟俩出气的可能性)。反正那几年我身心痛苦,就像迈克杰克逊的童年一样悲惨,不堪回首。
  爷爷的离世对我打击极大,时值初三毕业,不过有家人、同学、老师一路相伴。
  记得小时候也有过一次极大的打击就是家里被逼债的呼天抢地骂,那事发生在大年三十,至今存留脑海,但也忘记了回忆,忘记了过去,忘记了时间。
  高三那年的打击也蛮大的,像我这样的人都可以逼到精神病院去做检查,我对某学校的鄙视与不屑难以名状。
  那场近乎灭顶之灾的往事也有亲朋好友一路相伴,不离不弃,我挺过来了!
  所以,我对一些人一些事的感恩是极为深刻的。
  “人”之一字,在于互相搀扶的一撇一揦,互帮互助。来日方长,我希望家和万事兴,友谊地久天长。
  2012年,我过得简单普通的365天,里边同样蕴含着无限的感动值得好好回忆。
  2012过后我可以像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那样,直面生活风雨,因为真的长大了。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