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惊魂

发布于2016-12-29 13:14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民国初年。秋风起兮,穿林兮叶飞扬。
南国明月庄。
厉允是明月庄的猎户,值得他骄傲的是手中的皮鞭和揣在怀里的手枪,不知有多少头狼豹惨死在他的屠戮之下。厉允育有一女,厉横波,时年四岁;这日,厉允之妻应妙茶又诞下一女。
厉允手执皮鞭,狠抽在应妙茶精疲力竭的身上,“女儿都是赔钱货,儿子才是主贵的香火!想我戎马生涯,执鞭抖擞,精神矍铄,穷归穷,我就不相信我这辈子就没有一个儿继承我的志向!”厉横波身体回护着母亲,却也大汗淋漓,不敢与父亲对峙。
应妙茶娇怯颤抖的道:“夫君,知道你平生不喜我们头发长见识短的女子。你的前几任妻子都莫名其妙的死去,人说你克妻可是我不在意,就是仰慕你的为人。今天犯下大错,我给你磕头,千万别把孩子送人或是扔到狼群中啊!”
厉允给孩子取名厉珩菱。
 
珩菱这孩子罕言寡语,目光一旦落实在美丽的花盆、衣服、布玩之上,直勾勾的不肯转移。从小到大,由于自己是个赔钱货,没少受过父亲厉允的责难和鞭打,母亲应妙茶也恨她是个女孩,每逢父亲鞭打珩菱时她都在一旁拍手迎合,只有姐姐横波悉心回护着她。珩菱长到十六岁上,由于贫穷有先天不足之症,然而茗茶梨花香,虽无锦衣玉食的点缀,却喜独倚长椅,火光映照之下,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姐姐横波固然也是个美人,却少了其眼神中的凌厉阴郁之气,更没有她发似流泉,妙似蝴蝶的熨帖光华。
珩菱恨透了自己的父母,时常恼怒自己是个女孩。应妙茶在诞下珩菱之后没有再生育,导致夫妻二人的矛盾不断升级,厉允常常厉声诘难,“你就知道三从四德,温顺隐忍,你这种女人一点兴味也没有,别怪我在外面偷腥!”应妙茶以泪洗面,对待珩菱更是疯狂的盘剥,吃穿用度皆从简,令其读《女诫》《中庸》《论语》,把好端端一个玉人儿修炼成无心无肺的空壳。
 
横波到了出阁的年龄,被父亲随意安排,嫁给了四十多岁的酒鬼杜逸笙。横波泪流满面求父亲放过自己一马,厉允不为所动,只图求高额的彩礼。珩菱冷漠凄厉的看着父亲和姐姐,心想这下可好,姐姐可以穿新潮的旗袍成婚了,怎么父亲不把我也嫁给杜逸笙当妾呢。
四个月后的冬雪天,奄奄一息的横波被抬进厉家的门楣。原来她被杜逸笙卖到了旷工云集的地方,回来之后,横波花容失色,下体已经开始腐烂,整天吐着吐沫,差点就翻了白眼。厉允横看不顺眼竖看不顺眼,骂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老子养你到二十岁没想到你这么不争气,不能讨杜家的欢心。哼!”随手就是给珩菱一鞭子,“你整天愁眉苦脸的不说话,是嫌老子虐待你了还是怎么着?”应妙茶只有在一旁叹气。
珩菱的眼光中冒出熊熊燃烧的火焰,却又到明月庄的深山里采集燕窝给横波吃。
 
翌日,厉允外出狩猎。珩菱看到一队车马从家门前经过,好像是一众商人,带着五颜六色的绫罗绸缎来到明月庄叫卖。珩菱未及细想,披上家里的狼皮将自身包裹好,朝着商人云集的街市奔跑而去,发出狼一般的吼叫。领头的大惊失色,余者见之四散奔逃,珩菱犀利的抓起一块上等的紫罗兰布匹发了疯似的跑了。
回到家里,巧手的珩菱将布匹翻折,剪裁。一件新式气派的旗袍就这样完成了,珩菱苗条的身材穿上之后顾盼生姿,如同曼珠沙华,火光之下气韵咄咄逼人,将严冬的寒气硬生生的逼回。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厉允回到家后,得知珩菱偷了商人的布匹自制了件衣裳之后,怒不可遏,“书都读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们好歹正儿八经的人家,世代出过烈女和贞节牌坊,你的肚子里怎么尽是些草包?你的行为和狼有什么差异?”
“嗯,定是嫌活得不耐烦了……”应妙茶在旁应和道。
厉允寻思如何惩罚这叛逆倔强不守戒条的不肖之女,他找来剪刀将珩菱的旗袍剪开,珩菱一惊,如荒原上的小鹿一般不知所措。寥寥数笔,旗袍的下摆便被剪得粉碎。
 
珩菱目光空空。拿起桌子上的手枪,跑出了房屋,应妙茶觉知不妙,随之奔出屋外。珩菱越过丘陵障碍,翻过草丛,正想用手枪结束自己草草一生的受气生涯,看到母亲慌乱的样子,内心竟然油然而生一分喜悦。跑到悬崖边,母亲喊道:“孩子别干傻事!你爹也是为了你的人品啊!”应妙茶意图拉住珩菱,谁知她竟昂然跳下悬崖,应妙茶在倏忽之间死死咬住了珩菱的旗袍纽扣,满口是血。
珩菱只是不耐烦,将手枪取出,对准母亲的心脏就是一枪。终于,始终不曾言语的她说了一句:“我把生命还给你们。”她的纤细的身体随之坠落,和崖底的寒潭拥吻在一起,最终化成了冰人。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