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焕颜的姿态和面向——记刘亦菲、吴亦凡版《致青春》

发布于2016-07-09 08:43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哭泣的夜,短叹长嗟。如像困于荒野,一切也凋谢。
细碎的折磨,孤苦的忐忑,皆因生命中缺乏了浑厚的根基和底气,即便月霜魅她冰清目光,改变不了苏韵锦作为贫困生的现实。
程铮的出现恰似生命中的微澜不惊,在一度花开艳世的层面绽放了无与伦比的曼妙芳馨,他帮他补习功课,付出,不求回报,因了她的害羞胆怯恰如含羞草一般月影怡人,他的天资聪颖和勤奋善良吸引了她,不是一般的富家公子哥儿,他从心底知她敬她,甘之如饴。
他要她考北京的大学,因为他志存高远,目标是清华。
灵动的芳华浸染着唏嘘怅惘和泣啼彷徨,父亲的逝去让她受到心腔子里的毁损,晦明晦暗的点滴让她在心仪和放逐之间孤惘徘徊,薄凉的尘世间没有给她提供一个踏入上层社会的平台,她的努力和心血很有可能被这个戏谑而乏怜悯的世界抛弃。
苏韵锦成为图书馆的一员。她被同样受制于身份和家境的师兄沈居安暗恋。
程铮和姐姐章粤找到在薄凉世界中兜兜转转的苏韵锦,和沈居安四人来到寺庙,苏韵锦在泛黄陈旧的纸张上写下了西楼呓语,表达了生活的愿景和不愿被孤凄打缠缭绕的心襟。
在沈居安和喝醉了的苏韵锦面前,程铮喝下了一杯杯浊酒寄托激烈抑或可称惨淡的心境。
最终,物质世界的浮华倥偬让本质上功利贲张的沈居安选择了与章粤结婚。大千世界的情感联系根源本是仓俗不可耐的利益交换,灵犀的交融光华的熨帖就这样走向臣服和颓靡。
疯癫百世无人携手至德宏愿?色厉内荏,方才是俗世浊流抒发酿就的残篇。
而至性深情却让程铮摆脱伧俗世界青面獠牙的门当户对的价值理念,缱绻于斯,烟波画船,将心爱的兰芝清芬拥揽,他要她履行去北京的诺言。冠盖满京华。
来到苏韵锦的老家,他发现她可以为了寥寥数十元的收入憔悴于织造兔灯笼。她用一个晚上可以换回和母亲两天的生活费。他本想在物质层面慷慨解囊,孰料这伤害了她天赋的自尊,于是他要帮她,结构一只只不走心的白兔以完成独特意识的地老天荒。
度过幻夜的孤独,她发现他的手掌之上布满了血痕。挽住他的手,轻轻。
苏韵锦母亲的相好叔叔挪用了从属于程铮工厂的公款十八万来帮母亲治病。苏韵锦内心暗暗滴血,寒水潭楼阁,凄郁地祈愿。内心掷地有声的发誓一定要自己来还这笔钱。
当程铮得知苏韵锦问沈居安借钱来弥补这一亏空之时,心腔子里嘘嘘的冒烟,他不懂穷人泾渭分明的界限和固执孤芳的自尊,找到沈居安将钱如天女散花般洒入半空。
程铮给了苏韵锦三十万,苏韵锦却不心甘情愿的接收,还钱的心愿再度触怒了他心绪的弧度,分手吧,他说。于是,乘飞机来到大洋彼岸的美国接手父母的事业。
四年后,苏韵锦终不愿亏负真如本心的召唤,前尘如云烟,夙愿成流年。天涯里的重逢意喻着感性的维度,有什么样的感情是一定要划定自尊的截取而不能以一种焕颜的姿态和面向解决的呢。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