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忆福临

发布于2016-07-16 14:29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好似一块烙印痛嗜心头,越去摆脱总不忍,将所有的安全、稳定、声誉抛之脑后,身家性命亦不管不顾。
曾有一种滴血般的怨毒将卿的性灵环顾,亦真亦幻,浮生若斯,金銮殿一刹化作佛坛。
我本西方一衲子,因何落入帝王家?
蚀骨的成长伤痛是一种劫,世人的诘难和痛骂是一种难。生命中有谁撑开苍天的伞与之作伴?情感的止痛药依然在侧,以猝不及防的态势急欲解脱他的陆离和冰封,可是,他不管,只愿意做那天降的爱神,将所有的悲欢以倾覆式的姿态积聚汇拢。
积郁是难言的殇,幼年之时与母亲的隔离,与叔父之间打响的拉锯战,不得已而为之的臣服,将他的身心捆缚,乃至付之一炬,却化不了他令每一秒确实无憾的心念。
戏剧化的生命,承载的是雷霆万钧的苦楚,危机四伏,龙袍烨烨,夺目的反差让他差点在范畴中颤抖臣服,迂腐守旧的观念让他苦恼困惑,无法触类旁通的是烁烁其华的生命理念。
在循环中沦陷,在侮蔑中徘徊,唏嘘怅惘。
福临,好似讽刺一般的名字,像野罂栗一般缠绕束缚着他,双十年华惨痛催人泪下。金銮殿的腥风血雨,后宫母亲的咄咄逼人,都响彻他的发际云霄和凌乱的肺腑。
爱上她,原本是一个错误。为此,逼死了十四弟博果尔。他和她的结合,依旧点燃了灵魂的潸然和悲壮。
心字摇曳,穿林兮情未央。微扬的嘴角有了朵朵清华的微笑,笑靥中却又沾染了迷离和厌世的不怠。
短短几年间,就经历了丧子丧妻难以承受的怆痛。疾痛惨怛,人道不彰,命运的无奈和穷图匕现铸造了雅人深致而又悲催消极的帝王生涯。想要繁华不惊,银碗盛雪,风日洒然的度过属于自己的每一个节日,而无虚伪懊丧盘桓颓败的介入,可乎?
故步自封固然不是他的运命,纶音佛语却是他的斥命论调,与其将心思浸入大千世界的纷繁扰攘,不如因循生命本然的力道就此和尘世做一了结,淡出俗情,返还无情,却是至情?岸芷汀兰的郁郁青青似乎与今世的他已然无缘,然而心绪的无法豁然开朗却将他的虚无哲学发挥到了极致。
烛影摇红,为的是那一抹深挚的笑靥情态,驻足回眸,于空山新雨后,芬芳绚烂伊始却注定了天崩地裂的悲剧命运。
名誉,权力,价值,构建,于他而言通通都是粪土,王侯的理论实践的道德于他,不过一场过眼云烟。痴心的灌木宣言才是他一辈子的耀眼,哪怕万般的毁辱与不凉,也要将那性情的风华进行到底。
小爱,并不卑微。世间太多的小爱被大爱的喧哗教化所遮蔽,而枉顾性灵的踪迹和灵魂的纵逸。汉人的诗词曲赋,对他来说就是化解身心悖谬的醇酒,借着挥毫落墨的笔力成就一番沉凌霄之辗转芳华。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