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倾城的潋滟,魂灵的逸魄——记许鞍华版《倾城之恋》

发布于2016-07-18 14:17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她,白流苏,存在于书卷气和烟火气并存的民国年间,是个离过婚的女子。
被家庭拒斥的滋味流淌在心头,心态既有骄矜傲慢,亦有不得已的顾影自怜和彷徨。同床异梦的生涯让她悔醒,寄人篱下的凡俗市侩生活让她学会屏息凝视,静气内敛。原著中的流苏典型上海小女子的阴酸尖刻在影片中淡化了许多,一抿嘴,一低头,淡淡风雅和韵致便随着时代脂翠嫣红的画卷舒展开来。
直到有一天,她因缘际会,阴差阳错结识了红尘中的公子范柳原。
一切,从调情开始。无法旷达的浮世绘复调,没有真心的倾付,没有贴心窝子的话,心智之中只有恩怨的计量,曲意的奉承也好,风尘气息十足的凌驾和诠释也好,他们的相知相识貌似一场亦步亦趋的步步为营,既有隐患的特性,也有疮疤的间隔。
夜吟应觉月光寒。范柳原诉说着自己渐趋潸然灵魂的湿度,对于中国的现状何等的失落。此时夜空中出现两个月亮,一轮皓月,一轮带有光闪的残缺之月。前者在下,后者在上,象征他的理想界被现实所压抑束缚。
“这堵墙,不知为什么使我想起地老天荒那一类的话。……有一天,我们的文明整个的毁掉了,什么都完了——烧完了,炸完了,坍完了,也许还剩下这堵墙。流苏,如果我们那时侯在这堵墙根下遇见了……流苏,也许你会对我有一点真心,也许我会对你有一点真心。”
几时再同醉?绝倒的不仅是倾城的潋滟,也是魂灵的逸魄。倘若白流苏此时袒露肺腑,真情告白,整幕剧未免萎靡和浅俗。不妨更自私些,更调情些,更伶俐啁啾些,于是她娇嗔道,你自己承认你爱装假,可别拉扯上我!你几时捉出我说谎来着?
自卑的人基于掩盖的情绪倾向,吞噬了光华,化解了疏朗,而将自身当作一介灵偶般的文化商品推介出去,这是白流苏的运命,也是她征服图强的手段。
风静如水,儒雅又轻佻的公子和娇脆柔弱的她,青春同游可否老来伴,难得有缘共做一场梦?
一场天翻地覆的劫难倾覆了香港这座城池,倒是成全了两个个人主义者,白流苏,范柳原。土壕战堆,思念杀伐冲天,染烟霞中看到了她愈发凄异的笑靥。
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管它千秋万世,喑哑失语的时代的罪愆,她不想回顾,不想为时事变迁忏悔思忖,只依附他,尽管不高格,然而生发衍化的却是最为真实的运命。
缪骞人的白流苏在造型上显得过于素雅,可能为了彰显婚姻失败的悲凉,然而过于淡定雅致却不符合原著的张力,白流苏倚靠自己的存在性手段获取了周致的玲珑宝塔。
要说诗性,就是张爱玲窃喜和观照之外的悲天悯人吧,张爱玲作此篇,不是为了小情小调,而是在冥冥中挤出一点暖,一点慈悲,一点浮华中的蕴藉。
平凡夫妻。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