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时尚与造作的生命急湍相衬托——记安妮·海瑟薇《穿普拉达的女王》

发布于2016-07-19 16:17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威风凛凛如同斥命女王侯的主编马琳达,虚荣清浅如同廉价陪衬的第一助理艾米莉,再加上务实求真朴素坦然的第二助理安吉丽雅。三个女人一台戏。
好莱坞的叙事手段,在于毫无忌讳,在于坦荡淋漓的挖掘生命固有的都市化物质虚荣的层面,将豪华与视听之娱相勾连,将时尚与造作的生命急湍相衬托。
路途的骤晴骤雨,使得安吉丽雅无法把纽约的醉生梦死当作终极的目标,人人醉心于夺目的姹紫嫣红,力比多的提升使得人们驰骋于固化,而无法肃清并面对本心的惘然。
无论她如何做,都达不到女魔头的及格线。马琳达支使佣人一般的苛待员工,让安吉丽雅在风雪夜为她订机票,并要求安吉丽雅为她的极品顽劣双胞胎女儿寻找《哈利波特》一书。《哈利波特》意味着魔幻,而女魔头操纵众生的颐指气使亦让人为之唏嘘。
安吉丽雅在失望中迷惘,蘼芜般的人世增加了她的适应性,在前辈纳秋的指点下她排除了万难,改造了自己,华服美衣完成了对时尚的世俗化诠释,却生分了朋友,失落了爱的人,那个在夜晚听她的唠叨吐槽而无怨无悔的为她煎面包的人。
马琳达固然哪怕路人是诚是诈,必将时尚的精义挖掘开垦。可是在这一过程中,她丧失了真挚、朴实和诚恳,带有挖苦的训诫口吻让她安之如饴,无法对自己的愈陷愈深的灵魂拷问。她曾离过婚,而现任丈夫又提出了离婚,女魔头觍颜骄矜傲视一方的雄心陷入极致的空虚。
艾米莉一心想去巴黎,然而却逐渐被踏实勤奋的安吉丽雅取代了位置,愤愤然的生命交织的是矫揉和愚蠢,虚荣的势利心让其流于平面化。
最后马琳达为了自己的地位牺牲了多年的老搭档纳秋,在职场上说什么肝胆相照都是一片废墟般的虚假,而利益的最大化才是其间最深刻的构造。
安吉丽雅这个天使般的女孩,对这个世态的“雅人深致”有着身临其境的理解,世俗的礼节让她困惑,人与人之间的倾轧颠覆让她于浮世绘中放逐灵犀,在她选择放弃做一个“马琳达女孩”之后,看到的只是马琳达轻蔑无所谓的凛冽目光,这份凌厉伤害了她的纯真,这份凛冽毁侮了她的乐观自信坦然旷达。
和男友和好之后,她的头顶重新出现了道德星空和绚烂彩虹。人有的时候丧失的不过是机遇,收获的却是内心的疏朗和从容。在对权势匍匐献媚的时候,内心被啃啮的噬痕将灵魂的惬意束缚捆绑。
这是一个典型“美国梦”的故事,讲述的是时代的触类旁通和普通人的凄清观感,诚如剧中人所言,应当让姑娘的内在野性征服城市化的文明。为何要穿普拉达高跟鞋?为何要佩戴华贵首饰,倾慕绫罗绸缎?指向都是虚无,而天真的意绪不免为一种尤为强烈的殉道式观感征服。我就是我,只要清癯优雅不违本心的活着。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