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男女诗篇

发布于2016-07-20 11:21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男人凭志气和意志行事,靠的是大脑;女人凭感觉和意识流行事,似文化心灵。
男人的爱,充满了兽性,和雷霆万钧的爆发性;女人的爱,充满了灵性,和清流急湍的意识性。
男人爱了,败了,朱雀心凋敝了,朝令夕改,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女人爱了,残了,感念心倾颓了,仍旧朝花夕拾,我行我素,不拿世俗的教条和规章的调侃当回事。
男人理智起来,可以开山霹雳,强调的正是一个力字;女人感性起来,可以高山咏柳,强调的正是一个美字。
男人兔子不吃回头草,女人往往垂泪三分,顾盼凝眸唯见枫飘煞。
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们往往将泪的真珠当作懦弱不堪和萎靡狭隘;女儿有泪经常弹,她们肆无忌惮的挥写落墨着生命的玉露和精义。
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是世间最谙熟勾心斗角的集体主义内敛分子;女人是水做的骨肉,她们是最不屑名利场的争权夺利的偏激的个人主义者。
男人往往看重名誉胜过一切,女人往往看重爱情胜过一切。易卜生的诗化现实主义巨著《玩偶之家》中,海尔茂假惺惺的自我意淫道:“男人不能为了心爱的女人而丧失名誉。”娜拉凄然悲凉的答复:“可是千千万万的女人为男人丧失过名誉。”
男人的世界很广阔,是山峰,是层峦叠嶂,是海洋,是星空,是胸怀;女人的世界很狭小,是痴爱,是暖和呢喃,是慈悲,是性情,是意绪。
男人铁马冰河入梦,女人杏花春雨江南。
男人的情绪泛滥,只在策略受到排挤和攻击之时;女人的情绪斑斓,只在失去了男人的宠爱慰藉之时。
男人的恨,如同洪水猛兽,携裹那顽固造次性攻讦;女人的恨,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发泄了情绪之后,又顾盼流萤,婉若游龙。
男人的热情,旨在追求尽可能多的女人,褪下衣冠华服,而上过床后又把一腔热情付之一炬;女人的热情,旨在欣赏并偎依宽阔的臂膀,上过床之后愈发缠绵翩跹,态势黏腻。
男人的凶猛,是运动场和名利漩涡中的凶猛,能够使得江山和城池颠覆;女人的凶猛,是人情世故的熟稔于心的言辞凶猛,姐妹之间的闹心可以使得无关大体的双泪流。
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友谊往往能够长久,因为他们享受第一性的心理崇高感和优越感,可以将微妙闪燃的情绪释然;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情谊往往不能够长久,因为她们忍受着第二性的诟病,女人之间有强烈的心理压迫倾向,势必将风华毁灭,罪愆的是她们的情绪导火索。
男人的静默和女人的家常形成了对比:男人通过实力和社会化迅速证明自己的价值,女人通过家长里短和沟通来磨砺自己的心智。前者世事洞明,后者人情练达。
男人天生是政客、哲学家、经济学智士,女人天生是诗人、美学家、鉴赏学狂人。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