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南京:六朝金粉地

发布于2016-07-24 12:46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如果问哪一座城池最具有踯躅徘徊的浅笑低吟,如果问哪一座城池最是集齐了皓月如钩和天高地阔,如果问哪一座城池最是将铁与血的历史同声声泪的凄美梦幻相结合,那便是偏安一隅的六朝金粉地:南京。
茜纱窗下,侬本多情。夫子庙贡院映照着秦淮河多情旖旎的湖水,正统入世精神和胭脂翡翠的极致,便在灿烂玄冥的勾勒中飘溢出来。水光的潋滟,书卷气和烟火气,将这座城市衬托的雅人深致,情态万千。
哪怕是秦淮河中的一颗青荇水草,也沾染了六朝脂粉浓郁的繁华气息。风花雪月的浪漫,最是适合在此间的勾栏瓦舍中上演。舞一段霓裳,唱一段唐多令,写意的诗境交织着无与伦比的忧愁。
撩拨的是青杏,是爱恨情仇。秦淮河是阴郁仄仄的,在窃笑般的讽刺和沉吟中,完成了对历史的绮思和书写,耻笑了浮夸,迷离了往事,将虞美人的一江春水向东流记取,点点葬花迷人眼。
过气的陈迹,显示出时光的悲怆和苍茫。那些往昔的诡异,风华怅惘的风起云涌,将茉莉香片和刀光剑影的砥砺相勾连,哂笑自若和妖娆动人相比拟。似在明月西楼中又看到柳如是痛斥钱谦益的激流浩荡,似在一帘幽梦中又看到李香君血溅桃花扇的凄迷委婉,又似乎在一脉唱繁华的歌舞升平中,一切都凄寂淡然了,顺物自然而无容私焉。
但寒烟衰草凝绿。
除却秦淮河的暗香浮动,就是紫金山的巍峨雄郁。历史的心腔子容得下那蹊跷暧昧的固结缠绵,亦对风骨铮铮的超拔有着希图和向往。除了那些诗意雅情,月白风清,就是那点与线的嬗变,同历史的大动脉交接动容的图景。
梧桐和枫叶交飞曼舞,抒发了诗人们的灵智,开辟了一方民间的审美课题。
如今,六朝烟水气亦被浩瀚的生死杀伐磨灭的只剩下一方的愿景,民国啁啾的迷梦将人们的心智捆缚在政治意识的束缚牢笼之中,“大萝卜”的洒脱无为中渗透的是清净生涯的不争和无所谓,老庄精神置换了图强比拼的意志,而生活的懒散和奢靡气息又将这座城池围拢。
人生终须一场触及灵魂的旅行,哪怕筚路蓝缕,哪怕触目惊心。在南京,既能看到随缘自持的喑哑沉郁和大音希声,亦能感知回环往复的精神藤萝之旅,这场旅行不仅在秦淮河、中山陵,还在先锋书店、大学城,都是沉思者的文化天堂,将底蕴寄予深沉的感知和遥望。
南京人,既无北方人超迈豪爽的粗疏旷达,又无南方人精益求精的高蹈缜密,一切的缘分集于特殊地域文化的山山水水,在受到南北文化双向的砥砺和磨合中大大方方,展览着一方理想主义的价值观和清迈气候。
灵犀不是为了殉道,而是为了流露生存的空间与意义。放逐不是为了虚无的十字架,而是将彼岸的超逸浩渺撩拨聚拢。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