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君子独立不惧

发布于2016-07-26 08:49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君子独立不惧,阐述概括的意指大概是一种风日洒然的心襟,不以功利权衡,不和世俗较真。说的是一种狂狷劲。
君子慎独,不浮夸,不骄矜。蕴含其间的是“若以俗人皆喜荣华,独能离之,以此为快”的洒脱自持。文明是功利的,是守成的,不自由的,颠覆之不现实,回避之太懦弱,不如就似一介特立独行的擎天大蠹,批判世间的矫揉浮靡。
君子之独立,在于关照,在灵犀被锈蚀,理想被放逐的时代,于茂林修竹间自我修持,不甘心等了又等的功名尘垢一一宕开,跌宕起伏的是一己的胸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爱憎付之流水,将情意综的纠结缠绕搁浅。
皓迈灵疏,清逸之气将那些彷徨不定,患得患失的心灵浸洗。败象,耻辱和可怜像流线影一般于尘俗间如影随形,倾轧和游移的薄凉世界把人的心灵捆缚,焉能有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这般的灵犀倩语?
君子之独立不惧,在于日神精神的观望性。御用的政客文人把持了文坛,帮忙帮闲的文风充斥了意绪,栖止于海啸之石的高蹈弘毅被埋葬的飞尘滚滚的烟沙里。折煞和毁谤,抛弃和辜负,柔靡造作显示着精神价值的被疏离,虚无的十字架让人感伤。
独立不惧的君子却可以超越伦常的疑惑,抑或功利的考量,凭借视域灵性的升华,而对浊世歌功颂德的图景予以观望和鞭挞。
浮光掠金,静影沉璧。斑斑湿黄月的残影让人的心境沉寂,夸夸其谈而无实质作为的妄语让人的心绪困倦。倦怠和陆离是常态,倥偬和冰封才是俗世的本质,薄樱的浪漫似锦被人遗忘,立身的根本是算计。
而君子不想做救世的主宰,而更愿浮想联翩,将意志沉浸在纶音佛语抑或逸魄漂泊之间,耻于阿世媚俗,怠于做违心之谈。风情叛逆驰骋其间,灭却了争执和毁誉,传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也。
君子的独立不惧,包括不以个人情感际遇为转移的迂阔旷达。哪怕热情突然遇冷,都不惊悔伤心是不惧的常态。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是一种伶俐委婉的价值期许,是人格重建的透彻本质,是保持纯澈本心的必须。
对于世间,可以投入,然而更多的情况是,凋敝和欺诈才是爱情的本能。独立不惧的君子对此情形,对此并不完满无瑕的蔷薇花事,有体恤,有包容,但不会降低人格的尊严去献媚和讨好,只将自然山水作为医治凌乱的寄托。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飘飘然而欲羽化而登仙的气魄,因循着超越了殉道价值的本体,做一场惊世骇俗的风华之旅。然而他需要生存,更会做好本职一切的事,不僭越,不旁突,不造次,他更需要的是一间属于自己的屋子,绽放心怀,思索运命的极致。
君子独立不惧,要求的是一种伟岸和不屈。除却士人作风,更多的是关注个体生存状态的终极运命。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