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天使与恶魔

发布于2016-07-27 10:21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天使诚然可爱可亲,恶魔也不定就是喑哑沉郁的征兆。
天使有一套行为秘术,因为安分随时,因为随波逐流,而被主流价值体系所惜取认可,而恶魔往往好似呼啸的原野之风,敲击叩问着荒诞悖谬的伪世俗文明。
恶魔好似日本推理界社会派大师——松本清张《雾之旗》中的柳田桐子,在她的为哥哥辩护的诉求被知名律师消极敷衍冷眼拒斥,而哥哥冤死监狱之后,她走上恶魔的漫漫不归路。如果法律可以伤害无辜的人,人为何不能来一场颠覆和触犯?在律师的情妇被错指控为杀人凶手时,柳田桐子成为唯一的证人。她取走了证物,声称未曾见过犯人。律师跪下求她,她却殉道般地向他献出自己的身体,以此为把柄控告律师。
一步步诱敌深入,将律师居高临下的面向化为卑微的残喘。
魔力胭脂的枯寂在于造化弄人,在于人世间的浮泛和未知,在于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酷烈,在于人性颠覆的蚀骨孤独。
强烈的爱憎使人犯忌,然而民间力量对于强权的挑战和颠覆,意味深长的说明,恶魔之罪也是一种凄异的炫美啊!
在松本清张另一部作品《疑惑》中,恶女球磨子是浸淫财权的个中人,独立主见,高标洞彻,有着恶女抑或是悭吝人的本质,也会勾引老年丈夫福太郎的儿子女。搅到天翻地覆,只为了属于自己的那一杯杜康。
最终在福太郎周密详尽的安排下,以风雨中狂飙的汽车要求球磨子“强迫殉情”之时,球磨子毫不犹豫的脱身反抗。
繁华一梦化作长河岸,霜雪厉非一日之寒的特质浸润她的灵魂,那些凌乱的心绪,那些纵逸的挑衅,都随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杳杳西去。
福太郎最终没有强迫殉情成功,兴许是球磨子特有的女执吸引着畏怯软弱的他,他的赤忱带有老人家特定的真挚治愈气息,使他不畏惧死亡的可怕而作一场困兽的斗。
恶魔未必就是凶手,而世人往往把标签贴在所谓的“物质女”“拜金男”身上,高标道德的批判改良不了人性,反而会让伪善的天使躲过明枪暗箭,从而暗度陈仓。判断事件只有立足于证据的根本,方能察觉标签之后所隐藏的真相。
金庸笔下的恶女,诸如黛绮丝、赵敏,妖魔化的肆意横行,然而她们的心襟不是意识形态,不是伦理,也不是薄凉,诚然她们对待外人阴险狠辣,前者甚至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不乏功利和毁损,然而恶魔爱起来却可以绮丽万华,乃至不惜牺牲一切,痴男怨女,前仆后继。她们的精神维度和审美价值,远远胜过了男人所钟爱的天使般的小昭。
六根清净的天使固然倩影伊然,而恶魔的发声却可以雷彻万端。在这个思拼、沉浮的浮世绘人间,请不要轻易地将标签贴向这些恶魔,这些禀赋殊异而又光彩夺目的女子。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