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风吹浮世终无言,碧琉璃——读雪小禅散文集《繁花不惊,银碗盛雪》

发布于2016-07-27 10:25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晴耕雨读,怅惘隔世烟霞。如同一江明月碧琉璃的情致,在雪小禅的笔下渐渐蔓延,乃至繁华生灿,熠熠生辉。
比之李碧华文字的流丽婉转多之一番飘渺深邃的生命逸气,疏林冷郁,往事萦怀,将生命的凛冽薄凉在波澜中细细铺陈,这本散文集可谓是中国当代散文界的高峰。
雪小禅的文字凄然淡漠,却又超拔于世,拨弄生命中的细软,将那些有关书法、植物、影片、人物的风度万华凄寂潋滟一一展现开来,清妙绝艳,真实而不浮夸,因为她道尽了我们世俗生涯中的喜怒哀乐,有困惑,有犹疑,更有一种将盘桓中的倥偬讲述到底的人格勇气。她的文笔是细腻而深沉的,辞章丽句唾手可得,更有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文化人的疏狂意气。
雪小禅的文字任性而多姿。她欣赏林黛玉和张爱玲的特立独行,笃定的生命自信中渗透着洒脱淡定的自持。她似一朵绿萝般将药的香味,酒的沉渍以不离不弃的态度玩味之。精神的风日洒然之间阐述着某种“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地老天荒。面对生活,她始终不曾退却,面对爱情,她的薄凉之中又带有几分与天下人作斗争的不管不顾。
雪小禅的文字隐忍、含蓄、修行。她绝不束缚缠绕于物态的物质属性抑或经济价值,而是将其灵魂的悲壮与妖娆曼妙凝聚成散文诗,她的奇特在于她的显而不彰的抑郁,细雨西楼的梦幻之后更是掩藏着观大千阅浊世的悲悯之心。
雪小禅的文字痛楚而挣扎。她的喑哑缭绕远离了时髦的话语,政治的用词,而是将笔墨集聚在一幅幅凄离画卷的展示中,如同风雪夜归人般踽踽独行。素净秋霜,海棠花里殉薄凉。态势有倾覆颓废的美感,不是薰衣草之恋的渺然清新,而是以揭示的手法显露人类生存中的狭隘图景。她因为真性情,所以纵逸而沉溺;她因为点燃了灵魂,所以更衬得浮华世界的寡情。
有一种心照不宣在文字中流淌,体恤了伧俗和潮生。生而繁茂的片片心事的记取,刻骨蕴藉生命观感的闪现,都在文字中给人以极致化的体验。玉树琼枝作烟萝。雪小禅也不是凛然难犯的,她的桀骜,她的灵犀都有一种温润的湿度。明知会有多么痛楚情之一字,也要将眼泪烘干,心智照明,在不怨尤中继续寻觅海角天涯,直到觅至属于自己的一方寂寂土壤。
有一种茗茶梨花香在文字中缱绻,她情深如斯,仿若爱神一般撩拨那些人性中偏执,病态的领域,以高洁纯澈之心化解那些熙熙攘攘,犹如黛玉葬花般断鸿零雁的至情高风,将人的心智视野提高至新的层面。片刻的啁啾,短暂的迷狂不是她所追寻的,而将灵祗放逐,琵琶湖畔枕经眠才是她的通脱,她的隔世桃夭燃如霞。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