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天秤座女子

发布于2016-07-28 13:42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娴静逸丽,是将天秤座女子和其他星座女子区分开的标志。她们最是外儒内道,外圆内方的一群人,热衷社会公益和道德礼仪,同时内心也摆脱不开魔性的深化和超越自在的梦想。
她们喜欢和谐优雅的灵芷清芬,一切外在的不得体都是对于她们的亵渎。她们有着现实圆滑的一面,皆因为她们的自我格调,要求她们做人群中最好的那一个。她们的情诗情结飞扬婉转,也充满历经浮世的丰满和沧桑。
她们的内在也是逢佛杀佛,逢魔杀魔的,剪除卫道士的快感在她们的心襟之间倾泻无余。理性的推证预感,触类旁通的面对世间复杂的变化的机宜,她们雅人深致,瀚海阑干。诚然,固结缠绵是她们灵魂的常态,但讽喻多思才是她们性情的终极。
天秤座女子可以抱团,可以活得风生水起而绮丽多姿。外在愈是万千的姿态,内心愈是执迷于自我的诠释。她们素来习惯于描摹喧哗与骚动,缭乱与卷帙浩繁。然而无论多么高傲有才华,她们的人生底子仍旧是忧郁的,在非生命的决绝阐述之下,自有一番唯灵的意志,和为爱赴汤蹈火前仆后继的明丽热烈。
比如张爱玲,才情卓绝如她,却肯为了枯萎的爱放低姿态,一直到尘埃里,然而却是忽如一夜春风来的欢喜。小奴家和俏冤家的咿咿呀呀,置换了现世情怀的烈焰雄心,而将生命付之于风情艳世和绝代风雅。
而当她被他弃之如敝屣的时候,没有击缻长鸣,没有声嘶力竭的斥骂,只有偃旗息鼓隐身而退,并重拾骄矜傲世的人格面具,让其回头只可能期待来世。孤愤难鸣,消得几回潮落又潮生。
天秤座女子内心孤愤而清高,她们在生活中可以不耻下问,不僭越,不挑衅,却在文字之间对自己残忍,不肯亵渎了文艺的崇高。她们貌似清癯典雅的笔下,隐藏着的是高标嫉俗的理智感,公平公正的殉道之心漫化了她们灵域。
天秤座女子如同梅艳芳,眉目的清晰雅致之下掩藏的是愤世的凌厉,孤标傲世之外是飘渺孤鸿的流线影。这般的女子永远不会让人乏味乃至味同嚼蜡,她们的御姐的一面战胜的是冥顽和颟顸,只有克服自身的弱点才能无惧而坦然。
天秤座女子如同浮光掠金,静影沉璧。她们貌似采茶一般的银铃诗,其实实在是叛逆风情。她们可以兴观群怨,可以超逸旷达,然而内心的恣意旁突是一种凌驾式的观照,是一种超越式的,对于瞩目的十字架和性灵彼岸的向往。
气质的笃定在乎全盘的淡然,对于杳杳渺渺的浮世语言,宦海的飘摇浮沉她们只想做一番深刻的造次,她们的叛逆在于只想做牧歌式的循性而动,迥异于天蝎高蹈缜密的报复行动,只是隐去了踪迹,淡化了哀愁。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