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紫菱的一帘幽梦

发布于2016-07-29 08:04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虽说不是欬唾成珠,然而她的细腻的心思,小小的才情都是如此芳华如沁。在陈德容纯美系的再造阐释之下,紫菱就像一颗融聚了千年精华的镜湖明珠,倩影伊然之外闪烁着细密的铭心潸然之语。
诚然,紫菱和舞蹈家姐姐绿萍相比,不是那么优秀,不是那么耀眼,然而她的纯情带有佳酿的淡淡清香。相爱相知又相逢,今夜落花成冢,灵魂愀然游移的她始终未曾做贪婪的褫夺,而是驰骋在一方心域,与自己做力的角斗。
紫菱从来不是丑小鸭。她的窸窸窣窣的灵域颤音都将一脉风华聚拢,她的浑然天成的小女儿情态着实满足了楚濂的大男人心态,然而楚濂需要优秀和耀眼为自己不白的魂魄洗濯,他的混沌和闪烁一度毁了三个人的幸福。
紫菱这样的女孩,不适宜活在聚光灯下,然而她的激流蜕变全然与灵犀的宗旨挂钩,而无怨尤。情缘鹤顶红,最是一汪清脆渺然的深挚,蓬松飘逸的短发,青春洋溢又不失诗意。眼眸深处似有还无的如梦似幻,不乏叛逆气质的蕴藉,失落和意兴阑珊的婉转风流。
我们往往容易肯定世俗的成功,舞台上的万般风情,成熟的韵致和女王的心襟,而忽略了那飘荡在微风里的菱角花。有自若,有纯美,就像简净洁白的皓月,皑皑如山上雪,又似沈从文笔下冲淡漂移的灵溪,风日洒然之外散发着浓郁的固结与缠绵。
尽管生命没有赐予她过多的宠溺,紫菱依旧朗朗慕华,在楚濂面前她是心念纠结的小女子,而在费云帆面前她又是一副彪憨的架势,伶俐的口齿让小费叔叔目不暇给。她以和小费叔叔婚姻的结合,借以淡忘那个男人给她心中烙下的痛。她的明媚春生,风华无度,都似化骨绵掌正中费云帆的宦海浮沉的心灵。
法国式的罗曼蒂克未曾淡化紫菱心中的陆离之殇,她的纤细敏锐的神经一旦被触动,势必波涛万顷,一泻千里。野百合也有自己的自尊,何况是那样一个清丽曼妙的女孩儿。她虽然思潮涌动,却没有苛苦酷烈的怨毒,她即便零落成泥,也不失一分天真灵性的意蕴。其实,她这般的女孩子才是真正的曲高而和寡。
紫菱是不幸的,她所钟爱的男子不能够给她完满,流离破碎的心夹杂着抑郁情种的惘然,一地相思两处凉;紫菱又是幸运的,因为她收获了一个成熟洒脱,带有心智风华的西化派男子的纯爱,他不介意她的心中另有所思,并呵护她,从未想过凌驾。
紫菱的一帘幽梦,不过是一身诗意千寻瀑。她的爱,她的暖,她的呢喃。她无法摆脱命运的困惑和纠结,然而情至深处,却是将狐疑的怨念和冰封摈弃。最终,绿萍和楚濂离了婚,紫菱面临新的人生关口,选择了费云帆。约摸是精神才具的旷逸,才超越了情思的昏昏,造就心灵史的斑斓。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