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小议范冰冰的武媚娘

发布于2016-07-29 16:59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煌煌巨制,掩盖不了人性刻画的矫揉和粗疏。
范冰冰的武媚娘,被广电局割去了胸,恰似精神上的屠戮和阉割。
诚然,编剧用足了心思,相比封建帝制的无情,想把一些现代性的价值观念,个人主义的特质赋予武才人,让其在刀光剑影面前,说出“难道你就不渴望一丝丝的情吗”这样的话,作者自以为是的秉持“武曌真情”的观点,反而把人物塑造的不伦不类。后面又笔墨万端,让其在孩子被高阳公主害死之后,说出“真情是一时的,权力是一世的”,貌似体现了武媚娘前后的思想变化,其实缺乏有机的统一点,更侮辱了爱情,武媚娘似乎让人觉得她和李治之前的感情,是各方利益权衡的结果,是被复仇的欲望所凌驾的。
在对范冰冰的武媚娘的塑造中,编剧大篇幅的阐述她和李世民的爱恋,可是她没有显示出权力欲,与那不可一世的膨胀,反而似一只小白兔(即“玛丽苏”)一般任人把持和宰割,在被李世民掌掴之后没有反抗,只有小家碧玉的哭泣,哪是那个酷烈而威风凛凛的女皇形象?
路人皆知历史上的武媚娘在太宗一朝不得势,因为开疆僻壤、保境安民而又心思凌厉的李世民,欣赏徐慧一般温柔贤淑的女子,并不喜欢刚柔并济,充满原生动力放纵的武媚娘,而范冰冰的武媚娘梨花带雨,兀自潸然,暗自摘取那以心为情役的怅惘,不符合历史事实,也让其在奴役化的道路中,逐渐沦丧自我,在情感的潋滟沟壑中,成为封建男权的附属品。
在人物设定上,武媚娘被定位为“为了至情至爱倾付所有”的奇女子,为何她不做一件坏事,而最终登上女皇高位?剧中的武媚娘情商一般化,若是编剧因循历史的固有逻辑,大可以抒写权力欲对人的腐蚀,显示出批判的精髓和意义,然而武媚娘的形象却被桎梏在狭隘的牢笼里,不但没有害人,还把她对王皇后和萧淑妃的残忍也一笔带过。
表面上看,这种美化是一种进步,其实却是忽略了真实的人性,把武媚娘拍成了偶像剧。再观刘恒的《少年天子》,真实而饱满,笔力浑厚而将人性的遮羞布扯去,以血玲珑的惨状面对历史抒写的现实,从孝庄的酷烈,顺治的软弱折射出历史的沉疴,以及编导对死亡和暴力的看法。撕裂的毁侮,讪笑着的讥刺,极言了阡陌盛宴的浮华繁复。
被挤压的是人性的生存空间,武媚娘屡屡受制于阴霾而无从做一个彻头彻尾的掌控者,用男权将其附属化、扁平化,也体现了编剧的苦心孤诣未必造成最佳艺术效果。
文艺,始终是人的文艺。人的性格不处理好,而将口号化的台词硬塞到人物头上,往往最终适得其反。人永远是鲜活而饱满的,深刻的作家能从阶级论背后挖掘出更为圆润的实在,而不是把理论的力量强加给人物,要知理论是灰暗的,而生命之树常青。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