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漫谈《胭脂扣》的如花

发布于2016-08-01 12:11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凄清长夜,拭泪满腮。风华依稀而孤单。
十二少最终没有殉情,如花的面孔上充满了显而易见的旷世绝望和哀情。
阆苑孤光芳杜若,灵箫泣诉魂萦。当十二少和家庭决裂,一定要娶这个青楼里的风尘女子的时候,如影随形的就是灾,是难,是往生的劫。
曾认为梅艳芳是大女人的极致,演绎诠释不出如花的女儿态。其实和张国荣勾勒出脂翠嫣红的缠绵的画卷时,梅姑天生的妖娆和媚感跃然纸上。
十二少故意少吞食了鸦片。于是,如花成了女鬼,一晃五十年。
期期艾艾的回返人间寻觅,为的是守候心中的一方灵异而炽热的火焰。湘弦连碧落,玉树照寒星。枯枝飒飒作响,当她得知十二少尚活在人间的时候,不顾及他曾对她的痴情潋滟,异端的灵照让她产生了彻骨的恨,铭心的绝望,说出了你为何没有陪我一起死的话。
剥落的是原生的人性,如花从来不是天心月圆的玛丽苏,痴爱的生命逻辑简单而芳情万端。内地剧绝然不会这样拍,在内地剧编导的理念中,大刀阔斧的剪裁下,只有乖戾决绝的荡妇和婉约柔情牺牲自我的圣母。他们将人性圣化的同时,也抽离了人性的本质,只有空洞的潸然和倥偬,拍不出海棠花下醉浓英的叛逆风情和无奈骨感。
如花不是释迦牟尼,没有被佛心咒和所谓大慈悲的伦理观改造。
幻海飘摇孤鸿泪,清秋洒溅涟漪。如花在遭受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灵魂沟壑和漂移之后,选择了承担内心的束缚,似蜂花般点燃了一脉风华,寻觅她曾经霁月无边的爱恋过程,就是选择了波涛万顷,选择了劫。
她的爱情观念在现代人眼里,无异于痴傻。然而贪一点儿依赖,贪一点爱的心,又怎么会随着岁月寥寥几笔的钩戈而有一丝一毫的改变?浮生若梦,不变的是心思的绵邈和忧愁。
犹如风中之烛,魅影的幻觉。
在记者的帮助下,如花在犄角旮旯里觅至了耄耋老人十二少,曾经剑眉星目的少年已经沦为邋遢潦倒的糟老头。当他看到如花纯美如斯的容颜之时,内心咀嚼下多少回味悠长的困惑和龃龉?
如花最终离去,化为了女鬼,不曾回首。她的骄矜,她的灵照的湿度,她的凌厉和温润,她的刀光剑影自我坚守,都似一阵缥缈风归向了化外。
无论她多么的灵魅与清奇蕴藉,最终还是被辜负了。呓语天然的芳馨并未受到世俗的认同,她的喉清韵雅遏云绕梁也是灵域的凄清,而化繁为简摈弃桎梏不是她天生的本色,泣血彷徨才是她的选择和向度。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沙鸥明灭际,飘渺月华清。唯美唯灵主义者的生存空间,又有谁来体恤和顾及?在苦难的承担中绽放出最为绝美的自由灵魂的线条,并最大限度地展现出生命力的光辉。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