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念陆小曼

发布于2016-08-01 22:04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小曼是缭乱的,她的一生恰似一种突兀怀璧的狂草,她娇俏,她冰雪才情,她挥霍,她心智虽说谈不上浩渺无垠,却是立足于生命的本体,超越了圣母的话语和价值体系,做一场扑朔迷离的纷争,行走一次广漠无际的沙漠。
伊人恰似寒梅,傲雪凌枝的同时,也用化骨绵掌打入了徐志摩缠绵悱恻的心灵。
小曼是清狂可喜的,她的恣肆无忌和孟浪是一种冢毒,将冰封的往事和机宜活生生的埋葬,甚至为了心爱的志摩堕下和第一任丈夫王庚的孩子。在那个守旧落后的时代,一个女子该有怎样万端的精神强度才能放任这往生的劫难?
他们强渡能量的船,孤漠的广寒,生发灼灼似火的爱之箭,哪管踉跄。
小曼是风华可感的,“摩,抱我”,一声声银铃般的媚态尽诉着千姿万态,娇美而不矫揉,仪态天妍之际氤氲着生命的绚烂和芬芳。似一朵野蔷薇具有着生命强烈的蛊惑力。她会造次,会寻衅,不贤淑,却潋滟,万花竞艳的生命将浮生虚名幻觉换尽,只有灵祗般的枕经眠。
情不知所至,一往而深。席卷着波澜万顷的疯狂,吞咽连珠的笑,伴随鸟雀的热情荡气回肠。最锋利的悲悯,如同野罂栗,又如同曼珠沙华,将激震着的心叶攒簇聚拢。
小曼是伶牙俐齿的,在外交阵势的角斗场上,屡屡妙语连珠,维护了尊严的同时也感伤了时代的悲怆和起伏。
玉树琼枝作烟萝。小曼是性情的小曼,她的绵密悲痴即便被烧成了灰,也坚定的认为:“真爱不是罪恶,在必需时未尝不可以付出生命的代价来争取,与烈士殉国、教徒殉道,同是一理。”
一生践行的是与传统礼教背道而驰的自由之意志,独立之精神。
烟视媚行,长风浩荡。
她从不屑于伪装的贤良淑德,不屑于给不喜欢的人好脸色看,在音律起伏的醉美当中她就像阆苑仙葩,有着一分真我和且思徐行的傲然。华美的旗袍上,沾染的是集聚了床前明月光和朱砂痣的曼妙伊然。
由于堕胎落下的隐患,小曼在翁瑞午的授意下走向了漫漫不归路。即便是抽大烟,也是意态的清美,那些呜咽和凄凉,那些指摘和造次,哪顾及的上?为了图生命的绮丽斑斓,就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罢。
心爱的志摩飞机失事了。小曼内心的纠结和绞痛,与谁诉说?俗世注定浮躁薄凉,生命不过是一场开膛破肚的屠戮而已,杀灭的是精神的风华和可知可感的清喜。
逼仄着的主流价值观,以及那欲盖弥彰的流言蜚语,将小曼的生命席卷包裹,人的确不能妄图凌驾,就在烟尘缭绕的吞云吐雾中放逐一己的身心,做那流风之回雪吧。时空的不可操纵,命途的往迹和无常,都让她沉醉在自我的世界观中,为何要顾及夜月的氤氲和笼罩。
逝去的,是青春,是梦魂的光影,是暖色调的黏稠,也是小曼爱憎的分明,心襟的疏朗。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