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阳光洒肩头,似是自由人——记电影《肖申克的救赎》

发布于2016-08-03 18:35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自由的对立面,是闪烁着憧憧鬼影的缥缈虚无。
锒铛入冤狱的安迪,压抑着瞳孔,既定的以心为形役的惆怅。他爱他美丽的妻,然而却忍受不了她的背叛,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杀人,传统的惯性思维能将人道的力量扭曲。
这毕竟不是个关于背叛的故事,而是将男人之间的友谊讲述到地老天荒。
月缺了圆,失乐园中狰狞乏味的面孔,同性之间无尽无解亦无涯的倾轧,还有那个为求留待监狱拒绝假释的老布,以生命为代价,抒写了一曲禁忌自我的赞歌。
安迪的黑人朋友瑞德多次提到体制化的概念,体制化就像九门提督,就像六朝的佛陀,监禁固化着趔趄喑哑的灵魂也阻挠着冲冠一怒的逸魄。瑞德若干年后出狱之时在超市里当服务员的时候,连如厕都要向上级禀报,可见体制化是多么强健有力的东西,洞彻了人性幽冥烛暗的弱点也让集体无意识的逼仄倾轧悄然而至。
对,就是集体无意识。
监狱就像广寒的孤漠,震碎了心扉也凌厉了凄凉。纵横阡陌,谁能决胜千里,曾经身为银行家副总裁的安迪做的正是一场灵性与反智者的斗争。
不是阶级,而是人性,数度以反抗杀伐的态势在鱼龙混杂、罪恶横生、黑白颠倒的监狱中维护了自我,哪怕伤痕累累亦不管不顾。
安迪帮助管理层逃税、洗黑钱,目的在于使自身受到礼遇的同时也开始越狱的规划。
安迪通过瑞德得到的小锤子敲碎了单人监狱的墙壁,并钻出墙壁和管道,纵身跃入风雨月夜中的水沟。
个人主义的精神实质永远不是孤立无援,而是奔向解除束缚和悔恨的自由。个人主义永远不是荒诞异想天开的字眼,而是宁可身首异处也要图谋生命解放的空间。
恣肆么?怪异么?倘若都以文质彬彬来回馈这个荒谬绝伦、挤压人性的伪道德社会,那么陆离冰封不只是凄异的面孔,更是愈发沉郁的消极。
最终,安迪和瑞德在波光潋滟的大海边聚首,安迪在修葺粉刷一个天蓝色的海船。没有落寞,没有凄惶,没有离乱的哀愁,只有忽魂悸以魄动,只有自由新生的爽心快慰。
人的生命不过是从一个狭隘的洞穴走向另一个洞彻神明的世界,然后在那个世界中解除卑微和颤抖。
恐惧让你沦为阶下囚,希望和努力的高格让你重获自由。
国家机器冻结并粉碎了你,个人的意志力和坚韧却能让你如获新生。
从来不是一个诉说洗心革面的伪正义的卫道故事,而是一个恍惊起而长嗟的寻梦生涯的故事。
海报上的稻草人原本就是被体制化的非生命象征,意味国家强权、依附性道德原理、社会乌合之众对人本的清理和血洗,而稻草人在经历了垂垂危矣,度过那些怆痛和虚与委蛇之后,兴许有了灵智和反抗的觉醒。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