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埃及艳后》:死者之书

发布于2016-08-10 07:44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蚕食。鲸吞。
情态饱满,气势乖张。
逆厄不屈的负隅顽抗。她就是克丽奥佩特拉,美艳不可方物,征服了凯撒和安东尼这些英雄的克丽奥佩特拉。
她拥有的一切不仅仅是华服锦绣,玉盘珍馐,更是她的政治头脑和文艺素养,不可逼视的气度万华。她的存在本身就是立论,她的突兀斜逸的个性本身就是她的航向标。
她先后勒令凯撒和安东尼为自己臣服下跪,埃及女王灿烂玄冥的尊严跃然其上。她在征服凯撒的时刻,用的是头脑,是喑哑雄郁的心计智谋,开阔的眼界和凌驾的生存空间;而在征服安东尼的时刻,她用的是心灵,是光洁浩渺的灵柔练达,丰富的知性呓语和超迈的女王导向。
她曾是权力和王权的向往者和呵护者,却数度突围,从未成为权力和王权的俘虏,她心智开明,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不断用个性的手腕和权衡生命的手段,为自己赢得一场场鼓嚣烟雾的胜利。她不是造物者简单创造的生物,而是一件留恋天宫繁荣,从未迟疑唏嘘的艺术品。
在篡位弑君的杀伐冲天之后,克丽奥佩特拉成为一介爱情至上主义者。和安东尼倾心相犀的爱恋,似触角版触及了她生命中更为丰沛的觉知,她意识到王朝的更替,政权的颠覆,以及国家主权和领土,甚至儿子,一切都不是生命至高无上的价值。而和安东尼的爱情才是她有心呵护并为之癫狂相许的唯一。
可惜安东尼虽富有大志,但却缺乏了王者领袖应当具备的深沉的心计,图谋的手段,他的诗性一般的生命浸润着无以伦比的芳馨可感,却少了理智、沉毅和果断,只能匍匐于凯撒英雄伟岸的人格之下,戮力践行一种惶惶然复制英雄的生活。然而瑕不掩瑜,他的趋向于软弱的个性恰恰为克丽奥佩特拉的性格转变提供了注脚,他们之间的共鸣共振似孔明灯照亮通往天庭的黑窟,把轻纱薄翼倏然间抛落在蜿蜒的河流,自此荡漾涟漪,打捞不起。
炮烙和硝烟战火始终是人类宿命的劫难,屋大维和安东尼之间的势同水火,夺权纷争将泣血的天幕拉开,于其间抒写了登上通天绿毯的篇章。也许他们有嫌隙,有狭隘,但不可否认他们共同酿就了红尘千丈。而在安东尼自尽,下人禀报屋大维的时候,屋大维居然说,你怎么可以把他的死亡报告的如此轻忽且微不足道?
从中照见的是对生命和死亡和尊重,人类的意旨愈是趋向纷扰和残杀,对于对手的尊敬就愈发显得弥足珍贵。克丽奥佩特拉誓死追随安东尼于地下,在她的手掌被蚕食的瞬间,她扭曲变形的面孔充满了被上苍造次玩弄的恐惧,她的心血不会被辜负,儿子将继承埃及王位,她死时安静的着金衫而长眠,见证着时代的结束,而新的隐患,新的忧虑将世代重复,如同江流浩荡。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