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京都太秦物语》:云水一色,日和风清

发布于2016-08-12 17:24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迷茫缭乱的云中歌,生命中恍然而不可知的趔趄。
如同京子般风格端然、纯朴素心的少女,在太秦无边无涯的时空荒野中,充当的是牧歌般对旧时代唱挽,抑郁情综的文化符号;如同她的青梅竹马康太般,豆腐店店主的儿子,他戮力向往着做一名超越出生的搞笑艺人,在过去与未来的连接点中,充当的是介于可解与不可解之间的模糊身份;如同榎木般的东京来的文化交换使者,则一心想带领京子离开往昔故地太秦,拾掇新的人生关口的知识分子象征。
三个人的风格都倾向于面谱化、扁平化,从而消弭了立体文化观感,但这并不妨碍诗性的原则。
京子心如鹿撞,如同斑斓的蔷薇花,对康太充满了体恤、理解和同理心。她青涩,但心意笃定,价值原则则如同铿锵玫瑰,拒斥了肤浅,而将过去的文化齿轮弥合。她屡次三番的拒绝榎木的情意,哭泣着愤而指责康太不敬父母豆腐店产业的叛逆,一切的指归皆在于挽回一种故去的文化,一种诗意而绵邈的幽冥意绪。
她对于搞笑也有自己的理解,康太的不成功在她眼里,是因为他太想让观众发笑,而忽略了严肃——恰恰可能是引发幽默效果的最佳调料。她消解了变化着的面孔原则,从而诉诸于最恰切的实际理性,而不是拿肤浅的回扣和利息。出于一种隐私的原则,她在纪录中对于男友绝口不提。
康太联系往昔和今朝。他不同于京子的固守,希冀凭借自己的智性和舞步闯出一片湛蓝澄澈的天空。他不满足于豆腐店的经营和机宜,一定要在奋发图强之中寻觅一线新的生机。然而无论多么俊逸格调的舞步,都无法勉力和观众的冷漠无情相抗衡。
他的最佳舞步,在于他在商场巡逻时分,于女体模特前的独舞。女体模特似女巫,似外界花花绿绿的诱惑,他的千疮百孔的内在在诱惑面前不堪一击,聚光灯下独步风尚,慰藉着在观众面前黔驴技穷的尴尬心灵。舒缓了压抑,链接着梦想,和意图造次的心襟。
至于知识分子榎木,则是外间的闯入者。他有着平淡而且迂腐的外表,正是这一份迂腐反衬了他内心波涛汹涌的闯出去的渴望。历经东京世故千秋的他,恋慕京子的纯情和缤纷,然而京子的不领情又引发了内心潜在的狂热。
在京子和康太因为豆腐店抑或搞笑艺人生涯的格调问题吵架之时,榎木竟然失足落水,窘态证明了内在的希冀和翻覆,一生一代一双人,他不管不顾地想给自己一个成全,企图带着她奔着天涯海角而去。
最终的结局是康太许诺京子,如果最后一次视镜不成功就继承豆腐店。商业文明和保守势力的抗衡仍犹在,而缅怀往昔的成功,说明了剧作者于新旧时代文明之间的价值选择,在拍摄过《罗生门》《雨月物语》的京都太秦,云水一色,日和风清。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