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诗歌 > 详细内容

留情

发布于2016-08-13 10:13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高冷孤寒,
本是人生深邃一况味,
飘浮骄矜,
本是人格狷介一自许。
为何要处处留情,
将抽搐和纷扰语平添于鬼魅人世?
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
潋滟浮生,
不仅是品千珏挥玉露,
推杯换盏,
不若琵琶湖畔惬意的枕经眠。
撩拨浮世绘,
写意的情于世俗中消极攒聚,
汇拢俊逸娇柔,
浮夸中放逐。
独自品尝凝霜冷月,
孤鸿影的颤抖也是翩跹,
日神精神,
求的是微尘之中观大千,
刹那之间见千古。
缠绵情爱,
芳馨乃求针织的情愫,
荡气回肠,
方是摒弃随波逐流的风骨。
颠簸缭乱,
最是轻狂消逝的愤怒。
阑珊的背影,
萧瑟凄苦的果实,
不如淡定婉转的自在风华。
与其莺柳弄影,
搔首弄姿,
作趔趄状,
赴一世恨,
何如洒脱飘逸闲云流水一孤僧?
静谧是诗,
淡雅是柔,
淡极始知花更艳的诚挚眼眸。
黛瓦白墙,
春日凝装,
求的是雅人深致的唏嘘怅惘,
那刻骨的悲悯长叹。
不是薛蘅芜高蹈弘毅的仕途经济,
不是花袭人胭脂敷面的肤浅迂阔,
不是芷若杳杳渺渺的皇后美梦。
流线影攀的是性灵的醇郁,
灵域视野,
天国大门的摇曳洞开。
粉面桃红,
和他的峻拔惕厉相映照的,
不是风尘倥偬的显耀攀附,
而是来自唯心唯缘的内心清流。
为何要妒忌人间的春色?
浮泛的妄语阻滞着新知,
心智的消极隔膜着灵异的悸动。
生死寂灭无常,
唯有将生命寄托——
凌驾于雕栏玉砌的曲水流云。
留情不若有心,
世故不如悲悯秋意浓。
掘情冢,起朱阁,
飞阁流丹万户侯的虚邈,
无意义的万般无奈寂灭妄动,
不若烧香秉烛问苍天的气韵情钟。
力度正在消逝,
美感正被媚骨侵蚀。
浮生若梦,
为欢几何?
纵情声色,
落得个寂寞当年萧鼓。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