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弗里达》:恣情和敏锐

发布于2016-08-17 08:36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生命如同一场烈火烹油的繁花似锦,盛宴般的烈焰存在。
超现实主义的表现形式,浓郁的色调,如野罂栗般纵横捭阖的基底,将视觉的繁复推至极端。
如果说迪耶戈画的是外在,而弗里达画的则是内心的声音,哪怕尘世的基底充满了造次和彷徨,哪怕高度的感知和深谙换不回生命原初的健康和自信。
如钢铁般坚硬,如蝉翼般柔软。真正的艺术生命总是带有原始的双性色调,若生命的大红,天山云海般仄仄逼来,又若缱绻的溪流,氤氲着天心月圆的光晕,淡雅柔懿。
弗里达的意志如同钢铁。她对于那场车祸——命途加诸于身体的不公并未阐发过多的悲情义理,而是以坚毅顽强的姿态,殉道般的度过那场极致的噩梦。她不顾惜自己的身体而与天生风流的迪耶戈纵情狂欢,在迪耶戈背叛之后又选择雷霆万钧的态势,双性恋的取向肆意的报复。
有些人天生具有强烈的意志力和激情,她们无法活得散淡而超脱,一定要在尘世的狂欢当中纵逸自我,凌驾的面向同时带有瀚海阑干百丈冰的心魄。爱便是爱,恨便是恨,爱恨交织当中没有所谓的中间地带,图个生命的畅快淋漓,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放肆情欲。
她们不妥协,不折中,唯有抛洒生命的激彻和沉郁,于生命斑驳陆离的幕布之上,情感的饕餮和内在的雄健惺惺相惜。她们恃才放旷,将生命寄托艺术的灵祗,照见自我逸魄的同时也照见了上帝。
一体两面。弗里达的心绪犹如蝉翼。她饱尝了失子的人间痛楚,又有着艺术家与生俱来的敏感脆弱,彷徨到唏嘘。她知丈夫迪耶戈的志向和多情——灵肉分离的秉性,是以在彷徨过后依旧选择原谅,甚至偕同他的前妻一起讨论他的口味爱好。揣度的时刻就是一种希冀的灵柔,雅人深致的蝉翼之爱,孤独背后是呜咽,是颤抖,霜叶翩然而具有女性至真至纯的情韵。
画画是一种纵欲的模式,也是试图和这个世界沟通对话的方式。她的豪迈果敢之中不失理智和稳健的心魄,热情爽朗之际不乏生发逸致的幽默感,随和潋滟之中保持着最温煦绵软的自由主义表达,她画中的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始终保持一种可堪把玩的回环质感。
爱情使得她原本的蠢钝变得恣情和敏锐。可惜世界没有回报予她体贴周致的完满之爱,凄离和玉碎整饬着她的心襟和灵域。深陷囹圄和倥偬的她,拖着一条意味着折磨的代用腿生存,虽则她的雄深雅健和洒脱,得到了丈夫的尊敬和理解,可是她始终得不到他的忠诚和专一,在享用了艺术宴席之后,艺术性得以完美,然而作为女人的心语心愿却始终怅然。
弗里达的故事已成往昔,然而她的燃烧和绽放,给庸俗的浮世带来一抹熨帖的芳馨。
尘网已矣。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