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人鬼情未了》:命运线的掌心之魅

发布于2016-08-21 14:50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人鬼殊途的情感甚至具备了所不属于人间的色调。用一种靛青的颜色,或许可以勾勒出千钧的情感力量。
为了骗取茉莉和山姆这对未婚情侣银行卡中的钱,山姆的挚友卡尔支使人偷窃山姆的钱包,却使得山姆在枪声中丧命。
把酒话桑麻的至性童话就在山姆沦为鬼魂的一息间倏然溃散。
夜的深度盖过时空和鬼魅的音乐,在目光所触之处无限延伸。山姆的逸魄惊艳了深邃的时光,成为茉莉的导向和保护神。
山姆与一黑人灵媒合谋,在知晓了卡尔的卑劣行径之后,透过转换身份的方式将卡尔银行卡的四百万美金现款提取为支票,令其招摇无度的灵魂愈发势利和猖狂。
卡尔竟要逼死茉莉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山姆从地铁上的鬼魂之处,学会了以意志的灵力来促使物体移动,正是这样他才解救茉莉于无虞。
最终化寂仄仄逼来,而山姆和茉莉却有了通灵的情感,即便没有灵媒的协助,也能通过吻来感知对方,在光线影愈发白炽化的一刻,他们以温润的情绪做了永久的话别。
在山姆未死前,和茉莉一道用泥坯和工具构筑花瓶雏形的时刻,模具的坍塌或许就意味着生命的沦陷,鬼魂甚至成为一种复本的指向,划归生命重现意义的同时也鞭挞了见利忘义巧言令色的芸芸众生。
爱情,在此是一个丰富和复杂的主题。作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主体,山姆始终以凌厉和极具灵商的行为作为一种道德的指归。生命的桎梏被瓦解和粉碎,情绪的交融和共鸣将观者的思绪提升到通灵至性的境界。
曾经的风流缱绻,未想背后牵扯钱权纠纷,用至高无上的权力给予现实以颠覆性的毁坏?怕是山姆不愿的,因为他的心中只有感性绵延之爱的牵引,而无苛求贪婪的造作。而人类的普世觉知却依旧掺杂了骄矜侮慢,倥偬彷徨,而将意绪原本的缤纷和迸发的沉郁化作污淖陷渠沟。
举世的哀思总有被清理的一日,善恶之辨,义理之分固然让人深思,但鬼魂举手投足间对于自由的向往更令人感慨,诉诸于超迈以惩戒世间顽固性宵小的动作,究竟会引发人类多少心灵的道德波澜?
死亡意味着归化,如儕粉。如果一种孤魂心绪的纠结可以被挽留,被温柔的对待,那么死者还需不需要为一己对身边亲友的轻信和不察付出悔恨的代价?一切的劫数都是必然,往昔的友谊聚拢着今日知晓真相之后的震撼。然而人类的觉知总是有着滞后的特质,如何触类旁通甚至力挽狂澜都成为更加深刻的议题。
至于所谓的意志使得物体移动,以此拯救心爱的未亡人,声东击西吓跑黑暗的来客,以致其划归灵魅于车祸,说来有些不可思议,然而又怎能否认具有命运线的掌心之魅?命数的浮夸终究害人害己,如何善用鬼魅的自由意志,更加灵柔地阅世而复加训诫的动容?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