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爱之体验

发布于2016-09-08 15:27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英国,伦敦。
二十五岁的留学生芝雅和朋友井子、小渤来到英国皇室参观浏览。
芝雅觉得浑身上下感觉有点不对劲,于是朦朦中一个人被时光之潮席卷其中,在点缀了浪漫的如同镜花水月,又若神话王国的古堡中,她看到了自己的初恋情人帆,哦,原来他现在是英国女王的干儿子。
帆看到芝雅喜不自禁,说,你穿上刘亦菲演小龙女的戏服吧。芝雅允诺,帆还结草衔环,当场为她编织了一个花环,放在芝雅的头上。芝雅一袭白衣胜雪,飘飘欲仙,似瓢泼的水瀑,又似阆苑仙葩美玉无瑕。帆抱着芝雅,不禁不自重起来,全身乱摸,芝雅仿佛很享受肢体的触摸,自从和前任凌峰分手之后很久没有感觉到如此的温存了。
帆把芝雅带点灵动的妖气又秀美绝伦的脸庞拍下,拿了芝雅的手机传在她的微信上,谁知不到三分钟凌峰就回了句:招商引资活动倾情欢迎你。言下之意是,你在英国留学有什么了不起?看不起我人微言轻就算了,分手找什么理由?
芝雅并不介怀。她拾起古堡中的玉露琼枝,似温雅的公主一般在空中划着一个个散淡的弧度,那是她的天心月圆,飘忽的她并不介意此刻的时光与谁分享,只是享受这种极致的漫漫光华。
她想到了凌峰,这是一个很自私的男子。在她伴着他到他的老家苏州旅游的时候,她肚子饿了,而凌峰为了省钱居然不舍得下馆子,只给她买了个廉价三文治。
凌峰不是挑剔的处女座,但是对她特别苛刻,芝雅头发长了或是做的花样点心淡了他都能计较半天,而在待人处事上,他最见不得芝雅的散漫无极限,经常批评她的任真自我。芝雅看似天性浪漫温柔,实则为了原则性的事情可以记恨很久。
现在在雾都伦敦可好了,一天享受四季的芳华美妙,可以和曾经的心爱之人相携纤手共度周末啦,芝雅内心情不自禁的泛出波澜。帆就像《一帘幽梦》的费云帆,也像《甄嬛传》的十七王爷,虽然有些霸道和大男子主义,但是天生有着雅和端正和磁性嗓音的穿透力。他最喜欢的推理小说家是日本的松本清张和东野圭吾,认为松本长于社会派叙事,和写作中的人物始终隔着一层,超我意向明显;而东野却是超越了道德主义,描写了罪行之中的人性之美,彰显了人类面临悲剧时的纯粹力量和人本质属性的高贵自由,即便这种自由意志是犯罪的自由意志。帆说东野之所以胜过松本一筹,是因为他的世俗人生写照将人类的窘境打入穷图匕现的同时,也打入了观者的心灵。
帆读着芝雅的文集《三分温柔,七分英魄》喜不自胜:你的文学才华完全超过我了。当年的帆是香港高中的中文才子,对于文艺风尚有着很高的素养和见识。可是到了英国的背景下,中文语感什么的不复存在,曾经的才气和骄矜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帆带芝雅来到古堡的浣溪沙,找到了她的女伴,井子和小渤。他们一同和女王共聚烛光晚餐。在宗教肃穆、圣洁的氤氲的烛光餐厅,帆和干妈女王的亲昵羡煞旁人。女王更是疼儿媳一般地用英文赞美芝雅,她的气质和昳丽。
井子悄悄地对芝雅说,不对劲啊,莫非他们不让我们走了?芝雅惊异地说,那怎么成?我这个暑期还有义工要完成,赚的英镑还想捐红十字会呢!小渤嘀嘀咕咕地说,那可说不好,我们得想个对策赶紧脱身。
其实芝雅还是个孩子,对自己的爱情行为谈不上什么责任,只是允诺了吧,答应邀约了吧,违心应承了吧,颇有主见的她可以对情人言听计从了吧,以前凌峰的性事安排上委曲求全了吧,而伪装掉不少自我的率性。虽然她也喜欢东野圭吾的女主,往往通过自身的力量和个人意志与强大的国家机器对抗。这就让帆误会了吧。
芝雅同井子、小渤回到梳妆台,默默地换下小龙女的服饰,谁说我要玉洁冰清清心寡欲了?我只是个真实的,食人间烟火的人嘛。
她们三人顺着古堡一路找大门,奇怪的是既没有遇上侍卫阻拦,又没有惊动女王和帆,她们就这样寻寻觅觅,似乎在一张九宫图上纵横勾勒。而找到古堡大门的时候,门卫却放行了她们,芝雅脉脉地回头望了一眼,古堡云朵的风采依旧,而帆却没有踱步而来,芝雅的水晶玻璃泪就这样簌簌地落了下来。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