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小别离》:价值缺位和自省精神的失落

发布于2016-09-15 08:15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该剧以三个北京不同阶级的家庭面临孩子出国留学的事件展开叙述,细腻传神地实现了真实性与戏剧化的完满结合,勾勒出精英文化与世俗烟火味的波澜,主要演员包括小演员演技饱满生动,有充分的爆发力,剧情丝丝入扣,一环接一环,有值得挖掘探索的空间。该剧语言俏皮生活化口语化,符合特定年龄特定场合的人物性格,并超越了一般的庸俗励志成功剧的剧情安排,寓教于乐,说教也不干瘪枯燥,使得人物在特定的舞台中,纵横捭阖出一段或迥异或凄离的文化故事。
然而,此剧最终不过通过个人物质的变化甚或成功的发展,来掩盖这种社会整体的文化焦灼和痛苦而已。在这个价值缺位、自省精神失落的时代,人们面对出国热潮而在内心产生的焦虑迷茫虽则感同身受,然而世俗道理的漫化却体现了该剧以少男少女心,宠物情结理解看待价值原则的世界观。
该剧成年人的职场战争刻画整体肤浅,总体上还是一部缺乏深度的煽情戏,使用了声嘶力竭和歇斯底里的抒情套路,编剧和导演的模式是使得一切情节过于巧合。此外,婚姻中的男女都处于一种危机感和生存的不安全感之中,对伴侣都缺乏信任度和自由空间,言谈交流与互动方式渗透着小市民气息,主要人物的逆境商和个性自主能力较为匮乏。
剧中人的嘴皮子都很厉害,而且看出编剧的文学素养、理论涵养以及对社会矛盾的见解不一般,但是毕竟没有深入到个体价值的层面探讨人性之殇,有些浮于伦理问题剧的表层。创作者谋求极度的均衡,每个人都有发招和妥协的时候,困惑的苗头——矛盾升级——妥协折中——矛盾解决——道歉,典型的中国剧情大团圆和谐模式,但是真实的生活情况真实的人性未必如此。
虽然高潮迭起,但其大打亲情牌的属性,令其与知性二字相差甚远——在叛逆青春的路途上走不远,在挖掘社会问题悲剧的路途上走不远,甚至在讽刺价值观的路途上也走不远,注定了此剧归根结底就是一部温情伦理剧。中国剧情在探索未知和不可解的问题上毕竟还是一个短板。
关于人物的刻画方面,淡化了孩子们在国外的心路历程,和由保守向自由主义个性的突变,然而深化了一些普遍的价值原理:有一定经济基础的、物质成功的中年男人未必污浊,相反他们对社会的世故洞彻区明,对女人的细腻心思贴心体己,而且总能从高屋建瓴的角度,给社会的存在提出合理性建议,比如张小宇的爸爸张亮忠、方朵朵的爸爸方圆,都是一定程度上折射了都市化进程中的世俗化精英男子。
他们相比起渴望逆袭的清高男有着一份从容和气度,视察也有自己的见解,对于异性、老人、孩子都有着设身处地的包容。而不得志的清高男往往却喜欢站在自我的立场上思考问题,而无视言语给他人造成的感情伤害和恶果,价值观也略显非理性和狭隘,最重要的是他们对于自我的存在缺乏可靠的评估。像金琴琴的爸爸金志明——很难控制自我的情绪化,显得暴戾恣睢而缺乏见识和气度,对于女儿出国一事也呈现出保守性的认知和武断式的阻拦。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