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客途秋恨》:生命的释疑和菡萏

发布于2016-09-28 08:21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 
抗日期间到满洲投靠兄长的日本人母亲葵子,结识了当时身为军官的父亲,结为伉俪,战后随丈夫搬到澳门生活。
晓恩发觉和母亲的嫌隙和隔阂与日俱增。葵子生生冷冷的日本食物,无法入得广东公婆缔结团体阵营的心。
规行矩步的强调,是葵子的另一个莫无缘因的特质。她要求晓恩剃发适应学校的规矩,而晓恩的爷爷奶奶却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葵子显得孤独、狂躁和异端。
晓恩的父亲已然离去,和母亲回归日本的故土,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原来葵子年轻时分是个大美人,有追求者,有情敌,他们心心念念于她,她不忘故国雪绒花般点点斑斑的凄寂色彩,可是,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葵子说,她的英国留学归来的女儿不比她任何的旧日好友亲眷的差。
晓恩还有一个小舅舅,当年葵子最珍惜爱悯他,可是实事轮转,物换星移几度秋,在小舅舅的心中母亲诚然成了不贞的象征。心襟暴烈的葵子不服,筋骨的力道并未被异乡的生涯束缚禁锢,她问道小舅舅可否与之携伴切腹,可他不敢。
只一个不敢,道出了男人的自私与怯懦,与女人内心膨胀着的霁月与悲欢。
异乡的放逐诚然不是诗韵,而故土的旁敲侧击亦是亦庄亦谐的孤惘和毁谤,贬抑之际戕残的是孤独冰封的人性,似蛊毒般阵阵逼仄侵袭,梦里不知身是客,而生灭里醒时醉时,又是令人怅然莫名的激愤和悔恨。国仇家恨和个人柔肠百转的超逸心理完整的结合,阐述生之劫难的同时也在祭拜葵子父母的香烟氤氲之中哭泣呼喊着往生的救赎。
尽管葵子的日语依旧流畅,然而她已经不再适应那些生生冷冷的食物,希冀盼望喝一碗广东汤润肺润喉。时光的荏苒、丈夫的体恤和亲怜密爱让她消弭了同中国人文的差异和界限,迷离思绪,往事纵然不堪回首却也替心灵做出最人道的啼哭。
回到中国的土壤,爷爷中风的抽离苦楚。葵子劝说女儿回广东看望爷爷,当晓恩再度承欢膝下的时候,爷爷说了,不要对中国失望。天南海北两相回望,顾盼凝眸,除却枫飘煞寒凄楚阑干,实则渗透着历史坚毅醇郁的力度,解构着那些愁云惨淡万里凝,无论胡琴琵琶咏思怀,抑或未若柳絮因风起,皆因流转沧海桑田的逸魄而显得刹那之间见千古。
综观葵子一世之意绪斑斓,有着日本大户人家闺秀的对齐整划一规训的坚守,亦有面临身份转换时不可言喻的急躁和激切,还有同女儿晓恩言传身教时分不得已的相思和回顾,更有面对亲眷的鄙视和不谅时慎独的信仰和心理灵魂上的挥斥方遒。
她的一生太累太苦,摆脱不了极端的飘忽心态,而当心的周遭终于因了排除万难沉淀清幽,找到人生际遇的坐标的时候,那些过往的蚀刻纵便倥偬,也是生命的释疑和菡萏。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