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疯劫》:漂移的流线影,尘世浮屠

发布于2016-09-30 08:40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疯劫》是由许鞍华执导,赵雅芝、张艾嘉、徐少强主演的惊悚剧情片。影片讲述了连正明发现好友李纨及其未婚夫突然被杀的许多疑点并揭开真相的故事。该片于1979年11月1日在香港上映。影片获第17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优等剧情片。
爱情不尽是恩赦与从容,哪怕与生命的观感纵横勾连,水声、笑声、熙熙攘攘的求饶声——纵便充满致命的诱惑,逃不过贪痴嗔的怨毒与悲戚。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最终不过是赤练神掌的余韵和芳踪。
瞬间的起起落落,眼神交织杂糅在一起,相互配合抑或不动声色,疲惫的心阵阵的疼着。因为,已经怀孕的李纨纨断绝不了甜蜜情侣阮士卓和梅小姬的关系。越去摆脱总不忍,以不忍人之心行使屠戮操戈的事实,抑或是皮里阳秋,情场上的清欢和霹雳纵横。
她剑眉星目,顾盼神飞,眉宇间还是少女的青葱岁月,却依稀被矫揉着的情痴剑气侵逼杂糅。浓妆艳抹,闺秀的红衣并不显得旁突俗流,而是更衬得一派孤芳潋滟,以心理灵魂的力道讨伐往昔,挥斥方遒。
不堪忍受梅小姬的羞辱,她给了梅小姬一记耳光,梅小姬还给身怀六甲的她一个踉跄。而他回护她,否认娶梅小姬的承诺。
女人的弱势对于男人来说是天然的保护欲,一树梨花落晚风,这个男子把女人的造次逞强看作是对自身威严的挑衅,竟无心思忖爱之柔夷究竟附着在谁身上。
香港龙虎山上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女的被砸得面目全非狼藉死去——被警方认为是阮士卓和李纨纨。并怀疑凶手就是住在山中破屋守着寡母的疯子。杀人事件似要盖棺定论而收尾,却被李纨纨的好友连正明发现诸多疑点。因为女死者仅被查出肺病,没有怀孕的征兆,而连正明却发现李纨纨的遗物中竟藏有一份验孕单。
漂移的流线影,尘世浮屠。
原来被激动和心悸毁损于顷刻之间的梅小姬愤而杀人,以刀叉了结了阮士卓的生命。李纨纨倥偬着声脉号啕呼喊,并用石块毁了梅小姬的面容和生命。将生命灼灼似火般的红衣附着在梅小姬的身上。
李纨纨以为连正明告发她,心襟被浊世忤逆的波涛蹂躏的她竟要解决挚友妹妹的生命,却被一场生命的萌动阻拦:她腹中的胎儿不断踢着她的肚腹,以生命的果敢和希冀挑战着她的断井颓垣,她的颤抖和毒辣。
从警方处逃跑的疯子突然出现在她们的视野,勒着连正明的脖子,李纨纨竟要借助他之手杀死挚友妹妹,孰料疯子转而以绳索结束李纨纨的生命,最终她被疯子的寡母以刀劈身,她诞下一个麟儿,死亡的平静,死亡的痛楚,游丝般的氤氲依旧挂在她的嘴角。
风露清愁与干戈寥落,同滔滔江水俱去。
爱情的地老天荒宛似一介荒诞蘼芜的笑话,仔细的权衡和试图的凌驾都无法掩饰与生俱来的怨念和倾轧,争也是徒劳,不争又是错谬,深情款款却招致抑郁的操戈和爆发,生存的悖谬在于性灵的无法皈依,而向度和理性又对苦苦挣扎的人来说——是一场恼怒的说不清道不明,任性和无从节制造就的凄苦生涯是一张苍白惨怛的脸,谁来记取曾经杏花春雨般的流波和回眸?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