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王女自鸣鼓》:情爱化白骨,血肉为天枯

发布于2016-11-02 11:58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王女自鸣鼓》是由李明祐执导,郑星姬编剧,郑丽媛、郑京浩、朴敏英主演的一部韩国女性题材古装电视剧。该剧以高句丽初期乐浪公主和好童王子的传奇故事为背景,讲述了乐浪公主和姐姐自鸣公主,以及夹在两人中间的好童王子三人之间伤感的爱情故事。
情爱化白骨,血肉为天枯。
如果没有毁弃这宿命的一切的意志,又怎么能爱一个人爱得死去活来?相比毁灭自己的生命,毁灭自己的意志需要更大的勇气。
命运即是作践人的一叶扁舟,无力捭阖。罗姬的过错,在于轻信,而非毁掉卫护国家周全的自鸣鼓。
月色如钩,她于世界而言又是何等微弱的存在,然而恣肆盛行的却是丰沛的灵感和行动力,将同栖止于海啸之石的涛声潋滟。
她也曾坚信自己可以守护乐浪国,从心脏到肺腑尊崇仰慕自己的父王。人生一世,似自鸣公主者可以完全为了自身的信仰而活,可是罗姬不能,她是一介遵从自己内心的女子,只可能为了某种超脱于功利世故的心而存在。
罗姬天真唯美的笑,直击心脏。她的性灵不会为了一种界定和共生而存在,只会因循故我的踪迹和某种凌驾的清狂而变得执迷不悟。
在妹妹自鸣的心中,好童王子可以比父母家国和全部的百姓都重,然而她无法选择好童,而在罗姬的心中,好童王子可以比父母家国和全部的百姓都轻,然而她依旧选择了好童,选择了自己的心,注定为此承担天崩地裂的悲剧命运也在所不惜。
好童王子不过是一介普通的殉情王子,他注定无法给予罗姬至真至纯的深情,并且利用她,最终无法呵护她的周全而让她被愤怒的百姓砸死,而罗姬却挺身而受,因为她的字典里容不得一丝一毫的人格侮慢和造次。
自始自终,罗姬爱得都是那样的纯粹,人的骨格因为纯粹而显高标。顷刻间国家被毁于一旦,罗姬自然于心何忍,然而让她再选择一次,她或许仍旧会为了炽热真诚的爱而陷家国于不义。
好童的心中只有她的妹妹自鸣,那个出世之时即被丢弃的女孩。
纠葛于片刻之间兴起,将他们的灵魂捆缚,付之一炬。情人的眼中最是容不得一粒沙子,罗姬生来的怨念就是自鸣,那个一心救世而无暇顾及真我的自鸣。
凄恻的形成在于似有还无的力道,无论是怨尤也好,灵魂的冲击波也好,凌乱的不仅是心襟,也是本应顺遂的形势。
自息自生扰袖弄摆,摇乱玉彩沾衣未摘。眉心微凉华发皑皑,移走寂空星云中埋。
世间的阴晴圆缺,浸染红尘而命数两拆,其悟道是何等的残忍,历史将非人性的际遇安排在无辜的姐妹——罗姬和自鸣的身上,也是一种对劫难的质询和归属的拷问。
莫失莫忘,扰乱红尘而往生的驿路上抛洒陆离的粉尘,成为一种斥命的常态,如果说历史的挑拨和钩戈横陈其间,而人之纷繁复杂的心理成为历史的一种构建物,那么悲剧的生成应该几分归咎于历史的既定悲哀,几分归咎于内心充斥的爱欲悲欢?咫尺天涯千秋万载,如何清歌不歇吹彻高台?
腐朽的制度,不合时宜的轨制会随着血祭马革而烟消云散,而人之欲望倘若不能随着内心血滴子的肃清而坦然,将会酿造怎样的情义综和灰暗?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