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散记:星月未央——关于越剧《大唐骊歌》

发布于2016-11-10 11:45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被生活的桩木所打击,盘桓的是且歌且泣血的复调,语音柔软富丽的大唐骊歌,上演了一出怎样的悲怆和惊心动魄?通篇的翻滚与疯狂。
茜纱窗下,我本伊人。固锁在皇权与尘世的呓梦里,太平公主的秘史清辉色泽清亮耀眼。缤纷与长情无法洗脱威权的梦魇,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心襟点染着陆离的变换,思情变幻,交织曼妙的坠饰和最富于清华的长安乱。命运没有以宽厚之心待她,那么思力和纠结又将带来如何万般的波涛万顷?
薛绍的妻子慧娘,被武后赐白绫自尽。多么自矜沉吟的青年英杰,面对如此惨绝人寰的人伦悲剧,觥筹交错之间血色已将他的康庄大道点染。孤叶凄凉,此去永相别,又怎么能假以辞色,对待新婚燕尔的妻子太平柔声细语?冰冷是照例的繁复,蘼芜是繁华被血洗后的残损。他本不想洗劫这一枚苍生的明珠,然而在六年后发现自己已然爱上她时,内心又拥有着怎样的感喟万端?
蛛丝马迹最终依然没能瞒过她的眼睛,她延宕的胸怀,居然要将他和慧娘的孩儿——叶儿领养,慈母心意终于将他的若磐石之心击溃,乖戾悖谬的原本只是高高在上的武后,那个权倾天下不可一世的女人,那个曾经诉诸于绮丽梦幻而最终做了杀伐梦幻的女人,若她有一丝的游移和仁德,又怎会酿造泣血游丝的祸端?
漫漫藤萝,长成的不仅是曾经的凄异和梦幻,也是今朝守护相望的爱情。于浊世,于尘网,薛绍都无法忘了那一层深挚的缅怀,长相守的新意刻写在琴殇,也刻写在微茫明灭或可睹的心间,然而人心都是肉长的,心潮的起伏浩荡,又将被太平公主生发衍化的慈悲点燃?然而薛绍之心太悲太苦,他有过多少次咽泪装欢,那些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的箴言,那些凌驾于世俗既定颜色描摹的旷世凄清?勾勒的不仅是凄寂和潋滟,也是对于无可抵挡的历史宿命的既定性感叹。
薛绍最终选择了自尽,在他繁复着阑珊并困惑于无道之后。合上眼睛,却合不了苍茫的八荒九垓。星月未央,慧娘是他的青梅竹马,而太平则是他尘世唯一的救赎,他之所以舍却了救赎求取悲声的解脱,是因为尘世的染缸再也无法承载他曾经的逍遥与梦想。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悲戚和寂寥漫化于心,无可解脱,为什么命运让她和他深受这样的倥偬无奈?悲辛无尽,明白的最高存有也无从解释这清菊的凄异哀绝,憎恶聚,爱别离,更是佛洒向众生的斑驳凄苦。
母后,我一生最美好的开始,就毁在你手,这就是你给我的爱吗?沉甸甸的终极拷问抒写着离乱无常的既定悲哀。即使拥有玲珑宝塔,雅人深致的箜篌曲调,又怎能弥补内心深处永恒盘桓着的孤寂与凄苦?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