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宿命

发布于2016-11-11 17:53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流言整饬着哀伤,弥留的芳华带有飞檐走壁的症候和畅想。想做一只出世离尘的鸟,却逃不过宿命的矜持雅意的作弄。
宿命是什么?撩拨尘世的琴弦,不得不慨叹这一分钦羡。寒意的侵袭将人挟持在银装素裹的清寂里,喑哑,不得逃窜。宿命有时似一方雅涵清流,将人的心意委婉的奉承,有时又似恶魔的道馆,把人的悲欢离合的情义综荡尽,直至蘼芜和聊赖。
和一个人的相知相许相惜是宿命。栀子花开的那一刹那,瞬间悲天悯人心襟的交融,酿造了缠绵悱恻的芳馨万端。有时宿命的裹挟就像卷席凌驾的风暴,将斥命的琴瑟论调回环阑干。莫无原因的羁绊,抒写着通篇的翻涌和癫狂。为何不早一分,不迟一分,偏偏在那刻骨思忆的惆怅里,结识了让灵魂绽放的另一半,以七弦琴八行书九连环唱响十里长亭的望眼欲穿。
宿命的意志最是波澜,让你百媚千娇下火场后,得到新的洗练和洗礼,并让那无穷无尽的纠葛点染,放逐虚空,超越浊世,于浮世绘中写意万端。斜倚楼兰,精神的思力将宿命的流沙拾起,孤咽的凄凉被深度的气量捭阖,从而织就洗浴鸳鸯的梦幻心曲。
和一个人的相离相弃相别亦是宿命。仪式化的喃喃细语无法绕过沉淀着的百无聊赖,霄岚雾化融之际看清了人性真实的面目,原先的绵渺幽思、气韵由衷幻化成孤独殉道场的深挚茫然。茫茫沧海,孤舟一粒,袈裟的泥泞是人的宿命本质,攀不过人与人之间的铁壁高墙。相处之际,灵魂的空洞偏偏要用礼仪的委婉支撑起,却改变不了深度的沟壑和绵宕。曾经的灯火通明及不上慎独的谆谆教诲,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也被更为本质的厌倦所取代,代替的不仅是过往,也是来世的密钥机宜。
翩跹的梦为何被颠覆,宿命论可以解释一部分,然而究其因果却是人性之殇与断肠。人之林林总总的不完美,构成了思力沉浮的腐质心曲。人压抑,因为力比多于社会的百态间无法和谐地释放,人纵逸,因为在爱侣之间可以变得愈发简易和轻慢。倾覆和离乱让人变得更加世故成熟,而非寻觅一方内心安然的本真。经营之道无非纯澈二字,可是人往往不能熟谙其中的意旨,只造就了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纠结那些孤凄不若御剑长啸于丰草长林,并以心的忏悔抒发酿造那些清寂却风日洒然的篇章。
宿命像雾像雨又像风,包揽了人世的悲欢,却又不轻易表态,只在凤阁龙楼之间雕铸自我的写意。人间似风华的翘楚,又似薄凉的意态,矛盾着的统一体将人性的疏忽参差总揽。陈郁的梦幻是敏锐,是恣情的记忆,而人窃笑般的讽刺和沉吟,将人的情义综拉扯的疏疏离离。与其嗔怪宿命,不若做一番诚挚的念想,任由斑斓的心绪流淌在写意和纵横间。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