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一窗流年

发布于2016-11-14 13:43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风飞云舞,静守流年。飞过万世千生竹影松柏的痴缠缭绕,我就是那不与梨花同梦的朝云。
小小的心事,没有笔墨纸砚的记取,总觉得煞是可惜。清新可喜的是一屋惬意斜倚的书籍,颇得个中几分真味。心思飘摇,似沉寂于无边无涯的大海,做一支青荇水藻的快活恣意,又似穿过清幽繁复的密林,将真美沉淀心间。
一窗流年,可以任由思绪移花接木,由于心超越了薄凉的意绪,而将潜在的波澜以凌驾的形式构筑,将胸中千姿百态气象万千的舞姿武姿总揽。断桥上的明月光。
正如温仪在窗边的秋千架上,初遇从天而降突如其来的夏雪宜。仪态万方如她,面对嗜血魔头心中自是骇异,最终,预支了生命的青葱。
失去了夏郎的日子,于温家堡中步步惊心,此时的心窗心境的失落,正如同滔滔江水东流之愁苦,弥漫覆盖在她水灵简明的心中。一窗的流年是纷纷扬扬的刻骨相思,也是逸魄和自我人格的把持和守望。不蔓不枝。
在烟雨濛濛的日子里,没有夸耀和锈蚀,只有将那缭乱的唐多令倾覆,任由本真的性情气度舒展。正襟危坐不若一晌贪欢,驰骋疆场不若凌波微步,叱咤风云不若兀自妖娆。既然无法脱离世间的斑斑尘网,总有风起于青萍之末的纵逸发端吧。即便是好读书,不求甚解,然而灵魂在生死场上打滚的日子自是一段婀娜风流。
十丈红尘中,一步一回望,行差踏错都会招致疯劫和祸端。生命流毒倘若不由得一窗流年从血脉中渗透出,那么恐慌和招摇便会以无穷尽的造次将卿汇拢。散淡了生命,翩跹了天真,让浊沫般的人间世在自己的笔下归于救赎性的沉寂,敝屣荣华,浮云生死,为了做一个纯澈坦然的自然人而放弃一切污淖中的世故机宜,忐忑必然不会将卿的诗意浪漫覆盖。
刻写在灵魂中的,是无穷尽的希冀和自由。琴棋书画陶冶人生,艺术电影有时会给人生带来提升和嘉许。只要不介怀,不褫夺,不以离乱无常的典型构建自我虚与委蛇的人性。
还记得看到书中“小荷点点清圆”时的刹那心动吗?人生如果不过只是一场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那么酝酿其间的短暂贪恋——是缘是劫是孽是债不知又何妨?驻足凡间,夏有乔木,可以瞻望玉堂,如在天上。天使的预言约摸能美梦成真,而彼岸的梦幻不会有付诸东流的跌宕,真实的生命力道在辗转蕴涵之间,获得的是性灵世界的大智慧,兴许这也是一窗流年带来的解脱和宽恕吧。
一窗流年,心襟更加宽纾和豁达,陈郁的痛陆离的殇获得了绵延的升华。故事里的事或许成为性灵的点染和慰藉,而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告诫又为迷朦尘世带来几分训喻。人间飞花流红千种,是舍即得无我无垢。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