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增村保造:独立欲望的内秀之花

发布于2016-11-21 10:24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增村保造作为日本一代知性派导演,其创作的影片几乎都遵循了女性——欲望路线,将原生态的残忍和女性的崇高赤裸裸地展现。他的弥漫的情思无一例外都和女性自主独立的欲望有关,因此他在对男性权力不无刻薄的揭露中,总揽一份对于女性超拔脱俗清高自我的体认,诠释了电影中的新一代的女性人格观。
增村保造是最懂得女性的小众之美的,他在一系列诸如《海蜇传记》《麻木的海蜇》中,将各色或不追惜往事,或不贪慕权势的性情女子刻画得往往入木三分,她们往往摆脱不了自身的困惑,也不期待男子爱情宝典的狐疑般的教化,只有将一脉风华寂寂点燃,存在对于她们来说无疑是一个五脏六腑的天崩地裂,也是脉动和释颜的归化与潋滟,于喑哑失语的世界中追觅自身的空间和魅力。
绝代风华的导演在电影《清作之妻》中寄予了人性内涵,军官清作的妻子刺瞎了他的双眼,以此断绝他辗转流离于战争的愿想。清作之妻像一股蛊毒,霰雾弹,在若尾文子绚烂的美的演绎下熠熠夺目。她骄傲,她撒泼,因为爱到了极致所以极端到了极致,燃烧着灵魂的悲壮的同时,也赞叹了惊世绝艳的标榜。因为雾霭沉沉的军旅生涯放逐的不仅是身心,还是那些外在的功名荣辱的流毒负累,将人的灵魂灭却在往生无涯的荒原里。和黑泽明趋向中庸保守的人性理想主义不同,和沟口健二注重长镜头的人性展示和物哀的感伤主义思想迥异,增村保造以极端的创作理念,似雷霆万钧的灵异冲击力,席卷了彷徨澹望了期期艾艾的怅惘。
而增村保造最为中国知识分子所熟知的电影《刺青》,再度启用了妖硕风华的若尾文子——让其担当其灵性和果敢的教化。她的奇特在于将蜘蛛刺青的瑰丽可怖与自身于现世的怒火交织,杜鹃啼血而丝毫未有怯懦委蛇于固化,她对于自由的祭礼让她如同火凤凰一般硕硕其华。她贪慕财权,欲望的裹挟让她对于自身的贞洁没有呵护式守望,而只是一再利用自己的美貌和才智利用充满卑怯和丑陋的男性世界——恶性只属于强者和具有美德的人,因为卑微的行为只属于屈从者。疮疤和颠簸不能让她对现实投降,只以倒戈相向的方式将命途的不公打入心念斑斑的骷髅式,并将不造作的言语发挥到人性自由层面的至高处,而所有的守旧的道德主义者的喟叹永远也无法窥探其异怖心理,她的心态与她的执着固然扭曲,但其凄异的本质正是在于一身爱好是天然的守候。
洛丽塔的理想配偶,只能在童话中依稀可见,而生活最雅人深致所包蕴的,则是一次次光怪陆离的失常和分寸计算的失策。《痴人之爱》中的直美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她不甘命途的盘桓为川木郡所掌握,带有如妍似火气质的她如饥似渴的与他者发生关系,终被川木郡怒不可遏的赶走。狐疑惶惑的本身即是对于踌躇满志的解构,意欲在爱河中树立威信胸有成竹的川木郡最终沦落为直美胯下的玩偶。
同性恋电影《万字》则讲述了灵魂怒放与飘零,剧中人物流于情感偏执狭隘的一面而不知深沉自省,凄异的离魂歌逐渐占据了灵魂的主流,唯有将孤魄继续抑郁放逐在绵缈的思绪间。光子的声色邪魅,书写着深刻的欲望交织和血霉,她的奇特在于排斥了社会化体系对于女性的定义和性别构建,树立起自我的旗帜向孤漠的人世瞥尽浑浊的望眼,她的觊觎和周旋为的是在各种关系之中游刃有余,而关键时刻又能够尽人事之巧妙,以绸缪婉转之度高蹈于杳杳渺渺的人世间。
电影《妻之告白》则深刻展现了蛮横物议、流言蜚语、道德主义以凌驾于人类品格的方式杀人造次。作为男权社会的道德载体,泷川彩子没落在纯粹情绪的执着歌咏之间,凄异可怖的是道德作为桎梏绑架内心激流的祭礼,以魂消香断作为终结残酷物语的实在。年轻时分的彩子为了物质委曲求全和年长甚多的丈夫——药学部的教授结婚,残暴与忽视,视若池中物的精神侮慢,灭却了栀子花性灵的逸魄。彩子作为杀人嫌疑犯站在了法庭的被告席上,原来和泷川以及幸田登山的过程中不慎滑倒,悬挂在悬崖之际,彩子唯有剪断绳子让丈夫堕入悬崖死亡,而成就保险金以及结束无根飘萍浪涛席卷的不幸婚姻回忆。在人类走向自我实现过程的因果链条中,有多少咄咄逼人甚至斩断生命权的振振有词扼断生命的价值体系?彩子即便为报复满腔怨愤而杀死丈夫,她的存在为何不能被视作至性求全的范本?尖锐的人性冲突夹杂在彩子和丈夫泷川的生涯之间,彩子的逸魄被浓墨重彩的勾勒在与幸田的合欢琉璃,而幸田原本愿为彩子效犬马之劳的浩荡宣言也被人性的桎梏所扭曲,他在了解彩子是杀人犯之后选择离开彩子,心智中的道德洁癖杀死了彩子!道德高标的圣化世界充斥的是森严的道德律令,情致不能舒展的缘由在于心中裁夺与抗拒的戒尺,自由不羁的人性之歌不能在硕鼠人间得到吟咏和歌唱,悲凉的永恒在铿锵的颤鸣,铭刻的不仅是旷世的孤漠,还是缺乏宽容质素人世间流毒的遍及。
增村保造的电影旨在于“破”,他从不求全,苛求女性具有如何古典而雅人深致的传统人格,亦不寻求一种大众化的女性观,在他的镜头拼接下,展现的是女性生存和发展的绝大文章。他绵密而高蹈,复杂但不隐晦,从安身立命与求取人道尊严的角度织造出锦绣未央。他的电影所昭示的女性观念,至今仍不显得过时,甚至有必要借他的壁立千仞书写时代新浪潮的篇章。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