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雪夜情思

发布于2016-11-21 10:27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瘦水寒天,霜风吹鬓。眉心微凉,华发皑皑。每当雪夜回眸驻足的时候,都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心襟薄凉。
荒影孤寒,最是考量人的孤寂逸魄。雪中行走拔剑四顾,心下的茫然早已和雪花点点片片交飞曼舞于天海之间了。
如果说夏季的雨具有山色空濛的新意,那么冬夜的雪色则具有别致的翩跹潋滟。雪夜是深刻的,似梦呓语还幻,雅致的气韵便随着山川碎褶的格调升腾氤氲开来了。
雪花洁莹、清芬。洋洋洒洒的一篇章,诉说着情剑山河的山高水长,不思量,自难忘。曾经诉诸了极致的缠绵,在雪夜里付出自己的初吻,便是在那莫愁湖畔,忧郁得没有道理的枝桠记取聆听着某种可能会沉潜黯淡的地老天荒。只是思忖恋慕那一分魏晋风流,长风浩荡。
傲雪中的寒梅,最是铮铮傲骨。怔忡狭隘的世故机宜无法褫夺那一分清雅寒,那一分因循着固有的古典真理迎风婉约的心襟意志。是奇特逸骨,是阆苑孤光,是清丽芳华,将雪夜宿命的温度镌刻在茫茫天地间,世人的逃避,世人的闲言碎语都无法凌驾于雪夜的凄恻哀绝。只因某种莫无原因的悸动,抒写着通篇的翻涌和疯狂。
雪夜之间,倘若能有一种风骨万端的绵密逸致,便可作蓑舟孤笠翁,独钓寒江雪了。江面笼罩的一层霄岚雾气似一件素朴淡雅的青衫,将山川的菁华之气凝聚而淡定着一方清奇俊骨的愿景。雪夜里的缠绵是摆脱了周遭的世俗物欲的,总揽一生爱好是天然的风度万华,更是超越了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消极岑寂,因为枯竭是委婉的淡定。
天地冲刷了暴戾恣睢之气。逸魄与祥和,感应着与世无争的渺然与冻融。在这冬夜冰塞川的风雪之中,万物萧条枯灭之中自有一番不息不竭的冲劲,这份冲劲就是来源于雪景带给人的思慕和憧憬。在这一切的生发寂灭之间,敝屣荣华,浮云生死,还有什么比映衬人心的真实更撼人心魄的呢?因为思绪的绵渺而缤纷,不因碌碌无为而悔恨,不以虚度年华而羞愧,彻骨的凄寂和冰寒将人道的意义蒸腾,雪夜便是战胜了种种荒寒和胆怯,带给人别样新洞天的雅人深致。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