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二十四只眼睛》:救赎的宿命观照

发布于2016-11-21 10:29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人是自然的参与者,被自然任命,被自然总揽,被自然协调。除却自然的造化,另外一条叙事主线则是战争。辗转流离没有被唯美的黑白画面刻意渲染,只是作为副线,却串连起整部影片的框架,将田园牧歌式的循性而动深化到了极致。
大石久子作为十二个少不更事学生的老师,她的晶莹剔透仿若女神,没有讲经磨牙的世故,没有茫然不知所谓的殉道,只是喜欢独自骑自行车,优哉游哉的生活,并身体力行传业授道解惑。她不愿战争侵袭逼近可爱无辜的生灵,惟愿心安理得地在世外桃源生存着。她有着时髦时尚的一面,皆因为其不被时局振动所拘束的性灵;她也有着脆弱固守的一面,皆因为那洁莹清芬而不愿被战争戕害荼毒的心襟。
女学生川本松江的母亲和妹妹的逝去,使得松江的父亲下定决心将松江送人。面对命运的摆布,木下惠介并没有声势凛冽的言传说教,而是任由恬然质朴的天性随大化而流淌。若干年后,松江的女儿成为了大石久子老师的学生,她得意地炫耀着母亲松江从大阪寄来的洋服。时代的故去只是意味着真正休养生息的开始,充满了整肃和凌乱的时代并没有让她们随和清雅的梦幻破碎,而是与竹影松柏共振共鸣,翩翩起舞之间也写意了一支凄清哀悼的歌曲。
大石久子的儿女因为她的反战思想而困惑,甚至说他们的母亲没志气。而大石久子的丈夫也死在硝烟滚滚的战场上。沙场千里,纵横驰骋带来的不过是危难,和凌万顷之茫然的曲调变异。落英缤纷抑或叫苦连声,在影片中历史被架空,成为一道微茫绵渺的意旨,而又真实地影响着人类的休养生息和世代繁衍。
钩戈于顷刻间颠覆了生涯。大石久子的迷朦清泪是一道凄异的连缀。当老年的她看到学生们为自己准备的自行车时,瞬间五脏六腑都翻滚着那一刻的悸动。反战的她不仅是个性情中人,也是个尊重千万生灵造化,有着包容心绪和委婉心襟的清贫乐道之人。她的生命虽不算炽热,但是有光,有粉,有柔,更有情致之颂。
最后一个镜头是大石久子骑着自行车的身影。若干战败的耻辱没有影响到她身而为人,身而为女人的尊严和脉搏,只是宿命的彷徨曾让她趋向于消极和沉寂,然而自然的逸景最是一番灵动的生机。疾病、穷苦、失亲的痛楚以及林林总总的盛衰沉浮没有磨灭她作为一个人的主体面貌,这就是木下惠介超越于意识形态的客观写实。
影片多次以山水画般的大全景入图,暗喻了时代的浪潮无法转变一方领域的山水秉性,大石久子在风情和雍和之间获得了几许清平开阔,外在的再多酷烈也无法改变她内心的淡雅柔荑,所谓的二十四只眼睛,就是升华成一种救赎的宿命观照吧。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