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珍惜

发布于2016-11-22 16:40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爱欲,情欲,灵欲,死欲,纠葛种种,令百孔千疮愈发凄怆。灵柔的梦幻总是欲擒故纵,而浮世的伤悲总是绵渺戚戚然,有什么是值得用尽一生的气力去珍惜的呢?
世间唯有爱之一字,能令我们的灵魂永恒。
珍惜是不染世故和纤尘的,总是挂念对方的好,希图盼望有一方灵域的愿景,将心儿点滴的记取回溯。太多的风尘倥偬让人忘却了珍惜的要义,其菁华无非是求一个火热的燃烧和绽放。珍惜,不求回报,不顾念世俗的道德原理,也不顾及天然的社会法则,就像一个和上帝结成的契约,将灵魂归总在茫茫的沙海里。珍惜的气韵远离了伶仃洋的落魄,兰芷清芬,极尽写意归化之能事,那些浮屠盛世、鲜衣怒马都可以超逸脱俗之心娴娴略去,诉说一段清妙绝伦的台词,以至于遗忘了艺海拾贝、锦绣未央。
珍惜是一种基于灵魂自由的人道观。悲悯是人类自由意志的延伸,那么珍惜就是立足于悲悯的心怀,将心力贯彻在青青河边草的浇筑之上。自由即是摆脱狭隘人道观的桎梏,而放眼风物,总揽世间凄凄渺渺的感悟而将人类的灵魂视野上升到宇宙的层次。城池的胜利抑或战败无暇观照,不再将绵密优柔的情感收束在狭隘的颈瓶里,只由得一分闺阁的气韵情衷而把持一己的真纯至性。觅得一分易安把酒黄昏后醉眼迷离的帘卷西风,一分黛玉葬花时断鸿零雁的至情高风。
珍惜不分故去,现在和未来。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其间也有一份沉甸甸的新意,期盼着耄耋时分落花时节又逢君,做一对黄昏鸳鸯飘然乎任自逍遥。这份期盼即是情谜的回望,亦是凌驾于时间的长度而产生的器宇轩昂的长鸣。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自然即是造化,如若能以翩跹缠绵之心顾盼回眸,面对挚爱心心相印,哪怕沧海流枯。连接时间点经纬的正是星罗棋布的惺惺相惜的意愿,而非一味地将情感清高地束之高阁,以惊世骇俗的真性情抚平那些疮疤和伤痛。
至于如何去珍惜,那需要我们改变既定的思维模式,拥抱诚朴博雅的信奉。珍惜不是一句戏谑,不是笼统的大而化之,而是以瀚海阑干的意态诠释波涛汹涌的爱情。珍惜也不是委屈和世故求全,而是以一颗清平开阔之心求得心智开化的绵密。只要多一分清雅和浅笑盈盈,多一分逸丽和雅人深致,那么自然会对珍惜的议题有所感触和共鸣。
珍惜,是一个美好的词语。她让灰姑娘感受到逸致和浓情厚谊,让缭乱的心襟变得更为熨帖平整,也让那些宵小之辈饕餮无厌的肤浅掠取现形。生命的释疑和菡萏,总是归乎绵渺与化寂。恣情和敏锐,总是与自由洒脱的心襟相勾连;珍惜与回溯,总是与严肃人格的回眸和审视相伴随。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