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林权泽《春香传》:独怆然而涕下的伤悲

发布于2016-11-24 08:15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春香传》是由林权泽执导,曹承佑、李孝贞主演的爱情电影,于2000年1月29日在韩国上映。该片讲述了18世纪后期朝鲜淑宗时代,妓女月梅之女成春香一心等待着心上人李梦龙殿试归来的故事。
雁随海,蝶随花,蟹随穴。
青楼香丹之女春香的姿色才情,吸引了峻拔惕厉的汉阳贵公子李梦龙。秋千架上春衫薄,红色的裙子似燃烧血泪的焰,如同谶语般黏附了李梦龙,林权泽试图在影片中注入超逸旷远的清癯之美。魅惑脉动着释颜,没有恨不相逢未嫁时的粘滞造作,只有于红色的、象征欲望与人性之讴歌的花海中肆意缠绵之逸态。
孰料好景不长,梦龙之父因政绩显著,升迁至大内,在意功名、暂时无法超拔的梦龙随父共赴汉城,临行前许诺,金榜题名之时自会迎娶春香为妾。
春香还卿一钵多情泪的态势,试图恣意阻拦爱人贴身于马腹之下的情景令人动容。冤家不是冤家,有钱人家才是冤家。才女的命途为仕途权力所捆缚。
继任使道卞学道贪婪无度,强行要求占有春香。“金杯里的美酒是千人的血,玉盘里的佳肴是万百姓的油脂,蜡烛落泪时百姓也在落泪,歌声高的地方百姓怨声也高。”霸权的威逼利诱褫夺不了春香单纯坚毅的心智,肤浅而毫无顾忌的笞刑战胜不了婉约深曲的心襟,苍悯底色下的悲喜剧就这样因循着古典的真理阐释开来。
春香被押入大牢,择日问斩。而梦龙业已金榜题名,衣锦还乡。他刻意装扮成乞丐,来到春香家,只见香丹正在垂首伏泣,企盼女婿高中状元。势利如同人卑屈的劣根性沿着自私的藤蔓攀爬,无法正视“堕落潦倒”的梦龙,皆因为内心攀龙附凤的现实主义。
蝶恋花的故事永远有固守,有期待。成为御史的梦龙顷刻间命人占领了地方高阁,捆绑了岌岌可危的卞学道。卞学道临刑前大义凛然的一番说辞,把青楼女子的拒绝当做对公家的冒犯亵渎的凌驾,都体现了官本位生涯中不可规避的强权倾轧。
故事最终圆满,有情人终成眷属。即便是圆满的结局亦脱不了一层悲剧的格调,苍郁寥廓的画外音是一种预示,一种主客观相结合的伴生,一种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伤悲。伤悲的是怒,是怨结,是底层生命无法触类旁通的喑哑晦涩。情感的菁华在于赤忱专一,鸿烈的意志在于自始自终的不臣服,然而陈腐的旧势力、晦涩的实在却依旧挟制着今天的人们,制约了心性向往自由随性的天成佳偶。
苍凉的调子仍在抒写,抒写鱼龙潜跃水成文,抒写那些羚羊挂角。情痴自有一分不随时局日月迁移的坦荡,招架不住的是历史——也许是基于热烈求全人们美好天性的痴想,这个诉说也在片刻间瓦解了悲剧的力量。理论和常识试图翻覆灭却人们的本能,却也被虚空灵化的贞烈之心再度塑造,这种此消彼长,因循守旧和翻新的图谋,也深刻地体现了社会人性化过程中不可规避的议题。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