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林权泽《醉画仙》:长生不死的隐士

发布于2016-11-26 13:23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林权泽《醉画仙》:长生不死的隐士
《醉画仙》是由林权泽执导,崔岷植、安圣基、孙艺珍主演的一部韩国传记电影。影片讲述了朝鲜十九世纪著名的山水画家张承业恣意浪荡的一生。该片于2002年5月10日在韩国上映。林权泽凭该片获得了第55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松鹤延绵,落霞孤鹜,灵魂的绝对值在横槊赋诗般的涂画中得以被放大。
画出的帘风檐月都透着灵动,是故弄玄虚、欲擒故纵的法则计谋所无法企及的高度。风梢树影盘桓的灵动,雨打芭蕉无声的呼吸。
吾园的质朴雄伟的心襟,匡扶自我实现人生价值的本能,便在凡夫与翘楚的分界点中得以释放而蒸腾。
吾园经历了生涯的放逐,红薯粉丝与诗情画意之间的罅隙矛盾,多情乡与温柔冢的孵化再造,最终于潦倒和饥寒交迫之间完美殉身。
玩的不是心跳,而是江湖的快意恩仇。
首先起始于内心祥和的自由需求与外在功利主义循规蹈矩的要求,然后是恣情恣意的艺术家的洗礼燃烧与生计现实之间的矛盾,还有的便是情欲交织、灵肉无法浑然一体的现实主义诉求。
他的间隙在于一分本然纯粹的真和痴,赤子之心真性情,即便为了生计改变画风,也无法改变艺术家高标嫉俗的人格倾向。他徘徊,他彷徨,曾经因为苦闷而支撑着颇有些臃肿的身体倒立,也曾因为自身火爆的脾气迁怒于他人。他的魂灵本质上是不安分的,是糅合了魏晋自由玄学的真意的,他的画风摆脱了矫情自饰的小情调,自有一番天然去雕饰的至情通脱之风。
泡菜可以当做颜料,树枝可以当做画笔,他的自由坦然的天堂并没有随着岁月的点染而变色,而是风过也,一尊还酹江月。不禁让时人感叹他的清狂,他的豪杰之气。
关于女人。欲望与篝火炽热得燃烧着他,使他感慨没有酒和女人就无法安心作画。期间徜徉的是一种澎湃与生命力的激情,他并不会对一个女人死心塌地,甚至有将女人工具化的倾向,然而醉画仙的灵与爱又岂是可以贪图的妄求。他就是那么真实本然的一个人,会色眯眯地盯着女人姣好的面容,也会有欲仙欲死的重若千钧的格调,然而横贯他的生命的,却是游侠放任的至情冲动。
他从不在画中题字,因为他认为,画本身就能直观地表现出自己,无需借重旁的矫揉力量。然而他也有蟹随穴的本性,会适时适地地妥协,题上自己的姓名。官家问他一幅画是不是他的杰作,他矢口否认,皆因为他认为赠送的人的贿赂——市侩秉性已经损伤了画本身的无上价值。
吾园的性格就是这样的矛盾,充满了人道的砥砺,于荆棘密布的世道将往生无涯消极放逐,最终他老得无法在瓷瓶上勾勒他最后的辉煌。人生最大的选择不是颠覆,而是放弃,在他岣嵝着身子爬进火窟之中时,顷刻间的灰飞烟灭书写着时代的祭礼和罪愆。
吾园似一介长生不死的隐士,将生命的价值寄托于苦海之中的沉浮。他认为好的画应该描绘一种超越性的幻想,而非直接描摹现实参差的苦难,这也表明了他不拘一格的浪漫主义倾向和超脱秉性。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