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熨帖的心

发布于2016-11-30 09:21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宁静而雅人深致的广博,最是那一回眸的岑寂和杳然。妖娆也是自在自得的,因为和生命不期然而遇的是一颗晶莹剔透的心,熨帖的心。
熨帖的心曾经受到过真实生活的整肃,因为人间翘楚的期期艾艾往往会被弃置,而肤浅浮泛的浊世又没有静水流深的慰藉,只会在伤口上撒盐,将弥漫着迷茫的凄郁之心以市价置换。多少郁郁葱葱的青春曼陀罗被逼沦为了生涯的卫道士,得过且过不是熨帖,而是降心顺俗的钩戈。灵魂被五花大绑对簿公堂,然而受到整肃的心,被世俗褫夺了纯澈空明的心又如何能忍心做生活的裁夺者——而去整肃他人?
熨帖的心不是悲观的潋滟。曾经的腥风血雨可以在心上刻下悲观主义的花朵,然而万变不离其宗的,却是一种吐故纳新的逸致,可以消极,但是蕴藉犹若新生。愤怒的死里逃生生发衍化不出恣意的力量,而唯有生命的历练可以使吾们以灵魂固守的姿态,将历史的意态情谜回顾。魏晋玄学崇尚清谈之风,然而竹林七贤的隐逸和禅悟又如何不蕴涵侠客的凌云之气。梦的回溯是对晦涩和非理性的抗衡,要获得真正走上澄明之道的价值真理,还必当依循一种悱恻回眸的缠绵翩跹之心。
熨帖的心也曾被对未来的忧虑所捆缚凌驾。波谲云诡的世道早已让吾们明确了明哲保身的重要性,然而有所希冀和图谋却是活着的每一个人所无法抗拒的实在。恐惧忧虑,空虚束缚为何不能被禅定的熨帖所灭却?缠绵既可以在花雪漫天的情致中获得,自信亦可在淡定自若的谈笑间顷刻恢复。为何灵魂要被对未来的渺然所压制?活在当下,珍惜生命和客观真理的本体探寻,本是吾们所不可推卸的灵魂职责。正因为未来的不可知不可解,才决定了吾们此在的命理情衷,也给吾们开辟了逍遥的土壤,守候更为丰沛绵渺的精神。
熨帖的心是综览尘世浮夸之后产生的悲悯。不以虚度华年而羞愧,修心的同时也升华了原本压抑的魂灵。正因为众生相的诸多倥偬颠覆了吾们清癯安逸的生活认知,而悖乱凌侮又以强大的现实驱动力对吾们造就了深度的血洗,于是吾们便可以在对浮世绘的深哀中产生真乐的意趣。生死不过是天上的浮云,为何吾们不以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之心对尘世进行超逸的决断?梦魇灭却了梨花的美梦,而行为主义者们为何不以瀚海阑干折戟沉沙之势,熨帖浮世深刻悲伤的苦痛?羞愧可以是一种灵魂的呓语过程,但是不能成为零落成泥的妄断,回首尘世罪愆的同时也应当以夜莺啼血之性灵,维持一种清雅涵之生命操持,而不致将灵魂的浮屠氤氲成红色的恐怖。
熨帖的心是一宗隐去踪迹、淡化哀愁的灵丹,将纠葛毁损和创伤的蔓延回溯漫化成气韵的无形,加强了性灵的受持而不受制于那些压抑和创痛。碧天净月色如水步中庭,正清明。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