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书虫眼中的语言文字观

发布于2016-12-02 09:37   浏览次   作者:罗马易
  “诗圣”杜甫曾讲过:“两句三年得,一吟泪两行。”
  即真正能动人心弦,感人挚深的诗句是经过千锤百炼而来的,而决非一日之寒。作为小书虫的我,深感文人墨客创作过程中的不易。
  “诗魔”白居易写诗写到手起茧;“文学巨匠”鲁迅通常是一包香烟,一个苦夜才得文章一篇;更有像巴尔扎克那样为文字每天十几小时高强度写作的“文痴”。所以,小书虫从不怀疑“读书需用意,一字值千金”这句话,甚至有些文字是作者用眼泪来书写的。有些凄美的文字里面包含着作者最纯粹的破碎心灵,像南唐后主李煜的《问君能有几多愁》就是死前对山河破碎,家破人亡的凄美哼唱。
  说回语言文字。其讲究标准规范,字音字形字义,炼字遣词,在这基础上又讲究文辞修饰,造句,谋篇布局。古有刘勰著《文心雕龙》,许慎著《说文解字》对古代诗词歌赋中的文字语法应用抽丝剥解,寓意深刻,生动鲜明;今有我国著名美学家朱光潜在《谈美书简》中对古今文人墨客的文采修辞细细咀嚼,娓娓道来,发人深思。书虫以为语言文字使用仍需谨慎对待,决不可掉意轻心,敷衍了事。
  贾岛推敲算是一个经典用字典故,痴迷于文字到了这种境界无不令人佩服。相对于语言文字的传统使用模式,近代兴起的文字风格则是为了突破文法旧俗,创造更为新颖独特的文风而进行的大胆尝试。
  代表性的有青春文学写手郭敬明,文字风格打破旧俗,颠覆语法,将原本中规中矩的用词套路击个粉碎。“45度仰望天空”,“悲伤逆流成河”完全是传统文学创作中无法想象的。而兴起中的网络语言更将汉语推向另一个方向,“打酱油”,“哥只是个传说”,“神马都是浮云”等词句完全是老一辈难以理解的。这也正说明汉语在发展摸索中,究竟哪种模式会生命长青,书虫以为有待时间、社会历史和美学评价来检测。
  而真正能将我们母语推向繁荣,并赋予新活力的,书虫认为仍需大文豪大语言学家,为时代奉献更精彩的语言文字和更经典的文学作品。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