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心智的空明

发布于2016-12-02 17:06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静水流深,清空灵静的心绪。博大澄明。
心思的澄澈须当超越功利的保守性认知,空明委婉是一种简约的心窗心境的范本,不期待期期艾艾的浊世能够为自身带来仕途经济,不期待浮华倥偬的伤悲能够带来挑唆性的快感,一切都在绵渺而又开阔清平的境界中依循。
海市蜃楼固然是一种诗意之美,然而却翻覆了哲性化寂之清明,成就了一番茫茫然不可解的忧戚。心智的空明不是利令智昏的生发衍化,也不是生灭里醉时的缭乱感怀,而是基于现实生命的理解和权衡,对自我做出裁夺性价值判断。盘桓其间的是因为悲悯而清泪涟涟零如雨,因为个体自由的无法伸张而丝雾斑斑泣空灵。翡冷翠蔚然成风。贯彻始终是自我心结和情义综的化解,因为那些斑驳陆离而试图僭越一种文化和次第,将同栖止于海啸之石的高蹈弘毅在此间深刻地形成。
心智的空明,需要内外条件的伊始。外部的富贵荣华固然是一种对于灵魂守望的必要条件,然而根本却还是在于内心的超逸峻拔。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当一个人能够不为既定的现实束缚,提升生命的感悟和觉知的时刻,也是思忖似蹙眉给予人灵魂闪燃空间的时刻。只为了一种莫无原因的悸动,抒写的通篇的翻滚和清狂。这种清狂不是造次,而是生命的丰富和勤恳,是因为渺渺浮世绘而生发的一种清丽主义者的守候。
心智的空明,须当借助于书本。当一个人可以沉下心来静静阐释解读古往今来的书卷诗篇的时候,即便是不求甚解,也能通过这种灵魂的崇高而摘下那触手可及的天边彩虹。很多人的灵魂早在功名利禄的巧取豪夺中惨死了,能否涅槃重生靠的是心襟的高洁和璀璨。正因为瀚海阑干百丈冰,于愁云惨淡之间如若可以使得心神有着本质的依托,那么孤咽和毁损便不会轻易爬上心思的蔓藤。
心智的空明,本质上还需要人格意志的自知自醒。沟壑深重、无法达观的人世间充满了羁绊和误解,禅意被消磨在烟尘滚滚的飞沙里,跋山涉水抑或触类旁通的自说自话,都可以为灵魂点染一种希冀和崇高。清流急湍,煞是一方远离谄媚的自若愿景,而精灵的恣意浮沉又为灵魂带来真实的安逸和祥和,好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没有单纯的将心智束之高阁,而是讲求中国古典的天人一体,人倘若在水墨画中任意遨游,焉知不能留下只言片字的吉光片羽,浮泛清浅的尘世又如何能伤害褫夺人的骨格。
心智的空明,山色空蒙雨亦奇。内心曾经的排山倒海巨浪滔天,都是一种在抵达宁静的精义之前的必经。茉莉胭脂在容不下诗意的国度里徘徊沉寂,也是一种对于瞭望的芦苇的灵魂皈依。消极自由的自我固守是一宗美妙和谐的禅机,而灵魂的约谈永不会凌乱和毁灭。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