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文化苦行僧

发布于2016-12-02 17:09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绝缘了肤浅和狭隘,相伴生的便是文化苦行僧的气味与角色了。
追寻一个心智灵魂的议题,需要文化上的苦行。意味深长的瑰丽雄文会随着灵智双全者的思忖而生发,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增益其所不能。说的便是一种磨练和砥砺的常态。做一个文化人,不仅要留意并记取生命的诗意和浪漫,也要把那些精义的释疑和菡萏时刻揣摩于心,才能有真正意义上的茉莉胭脂般的心灵和内涵。
文化苦行僧,讲求的是格物致知。与歌舞升平的浮世绘相约淡然,才能超越一方忐忑达到清灵开阔的价值空间。世间价值的赘疣让人烦恼和痛苦,但正是这一分苦难使得人展现出自由灵魂的线条,束缚和桎梏往往磨练壮士断腕的高蹈弘毅,也是风日洒然精神归属的勘测和必须。
文化苦行僧,求的是物质的丰腴更是灵魂的丰腴。物质的蒸蒸日上为文化的精神贵族提供了经济的基础,而灵魂的丰腴更是盼望招揽一种归于清寂的开阔和清平。做一个苦行僧,必当坦然自若的面临尘世林林总总的浮华变幻,砥砺之历练加剧了阅世之深,而阅世之深又促进了开掘灵魂升华自我的能力,雅人深致不仅仅是希图的梦幻。将登太行雪满山,矛盾和深挚的痛苦在一个层面颠簸人,也在另一个层面衍化出明朝散发弄扁舟的清癯格调。
文化苦行僧,求的是不蔓不枝的逸魄。浮屠倥偬都无法折弯人的脊梁,尘世的花招伎俩也无法褫夺写意生命的意绪空间,做一个文化苦行僧即意味着高标的心意。不是心猿意马,而是地久天长,阡陌交通畅行无阻。所谓不蔓不枝,即是对于人格把持最为陈郁的渴望,海枯石烂,天崩地裂也要呵护情感和内心的既定良知。
文化苦行僧,求的是自我的新意和突变。一尘不变最是伤害人的人道清风阁,寄语清芬需要的是折戟沉沙的意志。片刻的欢欣不若持久深沉的痛苦,而写意的梦幻为何会被浮屠人世消耗殆尽则是最为瀚海阑干的议题。追寻精神灵魂归宿的议题,需要的是向根深蒂固传统挑战的自由意志,是触类旁通生发突变的土壤。保持陈旧无法翻新再造的自我是徒然的,缺乏了一种海晏河清的渗透力和驱动力。
文化苦行僧,最是一方玄燕斜徊高屋建瓴的愿景。成为文化苦行僧所付出的代价兴许是可怖的,然而如何能与那些浅薄的油腔滑调和污浊世道拉开距离,也是一种灵魂的质感和归属的体现,乃至不惜一切代价成就人格的委婉和风流。苦行可以不酷烈,但一定有精神的煎熬,然而不付出追觅的代价又如何觅得一分锦上添花的攒簇?外在的盛衰浮沉都可以是浮云,而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清癯和警醒才是真实的富蕴。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