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原本的初衷

发布于2016-12-03 14:47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本我的素性可以因悲痴而惆怅。素净雅逸和蕴含的空灵,构成了原本的初衷的一部分。随着大化之迁移改变,有些人丧失了本我的初衷,渐渐被磨平了棱角而变得矫揉造作,素朴的天然愈发远离当代人的精神视野,势利和狡诈立足于人本的恶,引发新的耐人寻味的涟漪。
多少人缠绵于馥郁的凤阁龙楼,浸淫于功名利禄,流连于龙肝凤髓,而忘乎所以。湖面的平静不见了,深度的雅逸忘却了,内心的火树银花凋谢萎落了,曾经自在自得的天堂雅望灭却了。斥命论调不是痴心的灌木宣言,而是脚踩他人获取筹码的人格耀眼。茉莉胭脂的灵魂浸润了浮躁和焦虑,从而忘记了爱是忍耐。
驳斥和切齿成为当代人凛冽的心襟,情义综之间勾连交织着种种的本质怯懦,离素性的初衷远一步,便离地狱的沟壑近半分。蹙眉的思忖不再迷恋庄子逍遥游——迁移造化而与天游的畅快,而是揣度世人命定的意旨和伪善的相思。萎靡不振成为一种常态,一种利令智昏的态势将现实牢笼捆缚。走马乾坤,勘透未来的禅思,鲜衣怒马的清辉被怪力乱神的延伸置换,而当这种置换让人变得异化,甚而装作柔媚无辜以圆滑取巧的时分,也是自由灵魂丧灭而牺牲了精神感召力和驱动力的时分。
原本的初衷在于精诚和纯澈。世事洞明和人情练达是世人普遍的追求,然而诗人的运命却在乎天然的诚挚,率意任情的高风亮节。无视诗的国度,必然由天上的泽国泯灭为死气沉沉的古都。孤独的蛊毒便会随着人道的覆灭而在魂灵中肆意侵袭,逼迫世人将不可灭却的自由和尊严让渡。个性化的人生才是真正性灵主义者的人生,生命的精义在乎清空透明,而非逼仄了心襟心意去讨好那些头目。当代人便生活在这种缺乏导向性升华的人格毁灭里,甚至还洋洋自得,不以为忤。这些不过是人道的走私犯,贩卖的是廉价的世故观和精神的胜利法。
若要保持原本的初衷,应当以栖止于海啸之石的高蹈弘毅,尽情释放本真的性灵和情感,由着一种超现实主义的生命观,因循那潇洒通脱的个性风骨。原本的初衷在乎自由主义的论调唱响,超越那些纠结的刻意,不由衷的肃穆,阐释一种清白天真的素朴。嵇康有云,人生在世,无不轻求他人苟以生命而怜之,单能落落然而独去,亦不枉矣!灵祗的渗透力即在乎此,天赐的精神禀赋不可为时势的迁移而发生变换,只有维持生命疆场的率意才能获得一分雅逸的幽柔,这份幽柔不是世故与妥协,而是战胜了萧索的惬意和风流。
保持原本的初衷,可以酝酿一个人灵犀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不会碍于地域的纠葛而毁损,不会因为伪善的盘桓而沉寂,而是将心灵的好望角发掘,将人格的水仙花恣意的绽放。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