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凄美是什么

发布于2016-12-05 11:12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凄美是原初惊艳的目光化作一块矿石的单一。凄美是憔悴。
辛苦遭逢、干戈寥落,俱化为山河破碎风飘絮。
凌乱的意识,在生命伊始之时即刻写下创痛,无论是渺茫深邃的飘忽,还是一往情深的万华,终究逃不过岁月的陆离。不忍逼视的疮疤。
月影怡人,然而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倾尽一世的孤光,最终还是染上了凛冽和寒。当生命化作一场新的呓语和讽嘲,肆虐着的轻狂也便应运而生了。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
淡定是不可期待的触类旁通。在人类心灵史造就的斑斓凄怆之中,生灭里醒时醉时亦不重要,重要的是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曾认为自己的谨慎能够为爱平添一分保障,孰料还是会与暴烈不期然而遇,接着即是缭乱和倥偬,没有挟制和逼迫的爱约摸不算是真爱。
曾认为自己的平和能够为爱平添一分雅逸,孰料还是会让飘零感和世故感自然而然地生发,衍化成灵魂的命定纠纷,没有经历过酩酊与制衡的爱约摸也不算是真爱。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那些风流缱绻的记取丝毫没有意义,写意着的是淡漠,是情殇,是灵的逼迫和侵害,是兴致与心意的风马牛不相及。
以为自己的一生被颂情的心所侵占,不曾想冷漠和严酷始终和自己的灵魂相伴随,如此相生相克。
孤僻依然,被狭之笼侵逼之势依然。议题希望淡定,然而悲伤却是亘古不变的斥命论调,那些浮屠和感触,已成为内心生命桎梏的印染。
真实的人间面向总是带有造次的凌驾,人也不过是凄然的光,甚或一群不具知性感召力的乌合之众,以为自己是独立了,其实更多不过是摧枯折腐的一盘散沙。
于是任凭摧枯拉朽褫夺了人间之爱,以及那些深度的翩跹和缠绵。
人之情苦在于求不得苦。因着一分莫名无因的悸动,书写着通篇的翻涌和疯狂,其实终须一个土馒头。人之世故在乎变相的索取和伪装的炽热,无论是朱砂痣还是明月光,美其名曰的是包裹后的放纵,寻衅和貌似恬然雅淡的利欲熏心。
追觅凄美,也是浮华中变相为自己寻觅所谓茫然心境的所钟。所谓“没有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不过也是高标中的驰骋和纵逸。
此生的存在不过一介孤惘笑谈,以为自己如何放任奇侠,如何潋滟声色,其实更多陷入一种妄言的情境,呕心沥血的归化不过是一场清空无味的踪迹。
剑客的仙霞之绮不过是缘的潸然,最终无法获解的是灵异的凄楚,以为自己具有了翘楚的资格而恣言妄议的斑驳和创痛。
孤惘的深沉依旧迷离,盛世的嘲笑依旧期许,顷刻间冰封,自由自在自我的状态仍然只是一个顾虑,一个孤陋,一个于茫茫然间无法解透的议题。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