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诗意和彷徨

发布于2016-12-07 10:25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殚精竭虑——对于利禄孜孜以求的人欠缺了平和的心态,自然无法感应到生发的诗意和彷徨。缠绵悱恻是一种超越了图谋的意蕴,给人以无穷限的触动和闪燃,诗意在敝屣荣华浮云生死中窃取,彷徨在琼楼玉宇细雨西楼的造化中喟叹。
不在别人的灵魂上动枪动刀,是一个基本的价值真理。真正的原则必当与迂讷相伴相生,便是这一分恬静的素朴保证了诗意和彷徨的点染。心襟的纵横勾勒必以迂阔为主题,而伪善的潋滟往往褫夺侵袭了原本坐怀不乱者的情义综,而致使其自私,而无法宏阔。题旨和意境必当以鲜衣怒马为内容,不在话下的自然是坚持人的骄傲,人的尊重。
生命的释疑和菡萏,就在惶惶然而不知其所以的恍惚之际形成。过于雕琢的生命缺乏统一天然的意态,而过多的人情世故毁誉相生又剥夺了自然人爽利的风度,百世传颂的神的逍遥已经不知所踪,而人们却往往在道德和功利的宴席中消磨了意绪。恍惚既是一种绵密的即视感,也是一种连绵起伏的意识和孤胆。在杜鹃声里斜阳暮中辗转,不若在山麓清歌中踟蹰盘桓。
诗意和彷徨在于洒脱自适的聊赖。世间万事万物归化为深刻的蘼芜,功利场上的枪林遍野和灵魂的骨干沧桑形成了有趣的对比,这一分诗意的汲取有赖于坚定和自旷,夹杂在诗意之间的是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吟的意韵。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令,自然可以窥探到物象的大千无形,以油然而生的诗韵描摹世运和机宜,忘却了纷纷扰扰的纠葛而达到迁移造化而与天游的心灵境界。
可以世人往往驰骋于固化,将生命的忐忑和心神俱碎当做灵魂的守恒和制约。且不说这种生命制衡是否合乎自然人的本性,光是猜度和算计就使人不断落马,固化了的僵持最是一方可悲可叹的愿景,悸动和颤抖把持了人心的命脉,徒然和挣扎是人心至为押韵的抗拒,那些闪耀着自由光华的灵疏异质又化作了分崩离析和期期艾艾。
海晏河清,画楼听钟。只有将灵魂的贝壳拾起,才会让人具有超越龃龉与琐碎的道德勇气。平庸的生涯捆缚我们,蛊毒的侵逼整饬我们,然而怔忡不宁的心究竟能具备几分不被世界改造的意识?蝇营狗苟和落落寡欢占据了人的心灵命脉,如何挣脱苦难和荒诞,不使自己沦为一场廉价的狂欢,即成为一种时代的议题。也许人们活着早没有了诗意和信仰,只不过成为了某种形式上的遗体,飘零无忌,希图盼望的纵横捭阖也早已被宿命性地束之高阁。孤芳自赏也成为一种奢望,当情感和灵的命脉受制于他人意志的时刻,也是自身意旨丧灭、人道不张的时刻。
虽则是往迹的嘲讽,却绵绵的长随时间进行!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