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春琴抄》:忠义素朴的灵魂引路人

发布于2016-12-08 11:50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春琴抄》描写了一个富家盲女与仆人间凄美而又惊心动魄的爱情故事。仆人佐助尽管身心都受到孤傲乖僻的盲女琴师春琴的折磨,却依然对她忠贞不二。在春琴被毁容之后,佐助为了在记忆里永驻她姣美的姿容,竟用针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影片《春琴抄》的原著是恶魔主义之花的作家谷崎润一郎由西欧化风格转向日本古典情韵的代表之作,影片的呈现充满着秀美飘逸,结合了灵动与压抑,闪燃与颓废的态势。该片讲述了特立独行的药商富家女春琴与仆人佐助之间的旷世恋情,春琴因为失明而生活中需要佐助的处处扶持,而情爱中的他者——利太郎对春琴的追求和暴动无果,用灼热的开水毁了春琴姣好的面孔。而佐助为了维护这一朵濒临萎谢的抑郁之花,居然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影片谈不上成功,主要在于剧情的拖沓压抑,以及春琴孩子的来历不明。画面的唯美不能取代叙事的苍白化,心理刻画算不上出色,甚至对于主要人物利太郎有着扁平化的处理。这场惊天动地的超越罅隙之凄美爱恋,倘若没有女主美色的支撑便会显得剧情寡淡和失格。
佐助的表演可圈可点,一个无权无势的仆人,没有期待主人奋不顾身的爱情,而是将自己的一腔至性柔情倾付,是个忠义素朴的灵魂引路人。他的行为虽然极端,而且带有腥味的行为主义特色,然而观众的神经却不会被赦免罹难,因为他的对于爱的几乎自我苛求的忍耐和固守实在不能不让人动容。当他拿针刺向自己的眼睛的时刻,眼珠动也不动,而是以一种坦然得几乎不人道的意念力坚持故我的操守,而将眼睛刺瞎的过程也拍的颇具艺术神韵,他不承认春琴的孩子是自己的骨肉,然而正是他的抑郁和某种程度上的不在乎将他的悲剧写意推向了高潮。日日夜夜的思念和渴慕,以生命的精神呵护的正是这一分跨越了世俗门槛的清癯爱恋。
可是影片难免显得瘦削和单薄,其间少了许多恶魔主义的情节,显得陆离和寡淡,对于春琴的极端和高标性格的塑造也显得描摹不够。看了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其圆形画面就构成了饱满的述说,意味着这是故事中的故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的叙述效果。《春琴抄》很适合设置圆形的叙述画面,增加了写意效果的同时还显示出社会心理的羁绊导致的不圆满和不完美。
结局设置尚佳。当佐助和春琴相互扶持着捣碎食物、喂鸟,他们的心襟已经超越了浪漫主义的格调而上升至一种凄郁和磅礴。这种爱情的相知相守其实是让现代人汗颜的,因为我们已经成为理智和知性的盲奴,近在天边却心隔天堑,缺乏了生命伊始的情绪感知力度。
辽阔难波津,寂寞冬眠花;和煦阳春玉,香艳满枝枒。这个故事发生在大阪的修道街,在那个满是物语、和歌与汉诗的时代堆砌出了新的诗意和彷徨。春琴不过是用骄矜傲世来掩饰内心的缺憾,清高自旷之人无法忍受的是精神本质的原理性压抑,盲女只有自私傲慢才能避免被贴身体己的仆人看低。直至毁容后她才最终和瞎眼的佐助在同一个平面上沦为划一,最终突破自我升华了琴音的格调并吐露内心真实的脆弱迷音。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