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吾国教育之谏言

发布于2017-04-04 14:49   浏览次   作者:罗马易
  说教育
  关于教育,一直有话要说,压在心底七年,今天发痒,难免要说说。我不是绝对的好学生,因为有反骨。但凡存在都有道理,不合理的我会反抗。我也不是百分百的叛逆,因为爱好读书,遵守规矩。且我随大流,在应试教育重压下生活十五年。我是良知的知识分子,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受教育者。我质疑这考试教育制度。
  隋炀帝当年灵光一闪说要科举选拔人才,于是这民族便开始几千年的考试历史。据说天下人才尽入皇帝老儿囊中,天下再无闲散人士。没考取的李白、杜甫、白居易成了大诗人,大诗人的遭遇便是郁郁不得志,潦倒失意,贫穷困苦一世。《儒林外史》更让人有种心寒的感觉,千古知识分子只此一路,如果成不了黄巢、李秀成,就留下范进中举的荒唐悲凉。于是科举服务了历朝历代的统治者,摧残了一批又一批知识分子的自由思想与独立精神,跌跌撞撞,越搞越臭。到了清朝,帝国主义一声炮响让这腐朽的制度原形毕露,于是开始学西洋。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失败了,留下的教训是学苏联、学德国,学了商业学军事、学了天文地理,学了个五花八门,就是没学到胡雪岩的商业经、张衡的浑天仪、宋应星的《天工开物》、袁宏道的《水经注》……当正视陆羽《茶经》,当惊视四大发明,当仰视郑和七下西洋,我们才知道,原来茶叶可以引发“鸦片战争”与“波士顿倾茶”,火药轰炸了华夏的大门,荷兰都可以成为“海上马车夫”,哥伦布征服了美洲大陆。
  教育从考试那一刻起就被统治者们绑架了,一切都得为我所用,我来操控知识分子的命运。如果是贞观之治的开明时代,便是知识分子的黄金时代,因为伟大的君主有足够的实力保护底下一批舞文弄墨的人;如果是满清“八股文”、“文字狱”的黑暗时代,便是知识分子的炼狱之灾,因为昏庸无能的统治者认为只有用最无知、最无耻的手段能稳固江山。结果慈禧的坟墓炸得面目全非,尸骨无存。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如此的世俗心理与统治者相呼应,那里容得下数学科学、土木工程的天地?哪有万有引力、相对论的出路?我们的现代化历程就被埋葬在这呆板无聊的仕途游戏里,扼杀在四书五经这愚昧的教育体制内。
  同样的,当今教育打着素质教育的幌子行着应试教育的实质,把语数英、政史地、数理化分分合合而又合合分分,拼拼凑凑而又涂涂改改,搞得知识理论支离破碎,不知所云。培养的人才就如那不伦不类、不三不四的大杂烩式精英荟萃。
  就高职教育,以高技能、高水准培养专业人才为基准,学德国,每年依旧有大量大学生找不到工作。一番番波折后,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专业,改行。结果长达十几年的培育,国家、社会、家庭所投入的资金与精力为零回报,浪费的不仅仅如此而已,还有学子那大好的年华,曼妙的青春。一同葬送在这畸形制度里。
  我向往一种制度,不复杂,也不需太多思考,就孔夫子当年说的,因材施教。
  我向往一种制度,不会太多浪费,不会有太多悲剧,就时代精神所传达的,以人为本。
我向往一种制度,结合民族实际,结合市场经济需求。对本民族文化批判继承,古为今用。对外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仅此而已。
 
  论师生
  老师是人类的园丁,这是时代的口号;老师的职业神圣,这是社会的赞誉。然而精神上的赞誉抵不过时间和现实的消磨,走下神坛,老师就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干着繁重的脑力活,做得好,继续精神鼓励。干得差,轮番唾骂鄙视。这是单方面,另一方面,如果学生胡搅蛮缠,调皮捣蛋,出现一个便是心头之患,出了一双便是身心俱疲,出了一伙便是灭顶之灾。老师不好当啊!
  学识品行上,老师们有个无法超越的经典,孔夫子。御封“万世师表”,叫了几千年,就因为无法超越。孔夫子讲究“因材施教”,我们的老师讲究因试卷而施教;孔夫子讲究“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实事求是,我们的老师讲究一遍过场的虚无浮夸;孔夫子讲究“温故而知新”,我们的学生学过后,全副如数还给老师,当然不排除根本就是教得一张白纸的学生。于是,学生有充足的理由怀疑老师的文化水平体现在哪里?如果是仅仅一张文凭或者一个学位,不好意思,这只是送给单位领导的一份见面礼。送给学生的是真才实学,而非矫揉造作;是身正为范,不是衣冠禽兽。
  我想起我高中就读的某中学,那过场式的教学模式,一节课下来全班过半已趴在桌上,被繁琐、云里雾里的书面语绕得千山万水,身心疲惫。于是找了块净土,主动把座位抬到最后。更有老师破口便是大骂,一身酒气熏陶出来学生灌酒的情操,导致毕业酒席沦为拼酒大会。还有更过分的恩师们,亲戚朋友开了个书店,进了些没市场的资料,上厕所都嫌硬的那种,硬塞给学子们题海战术。一套又一套,升学质量一年没一年。自然也有持中庸态度的教师,你听或不听,我就这样谈谈天说说地,发发试卷对对答案,反正学生喜欢,工资不涨不降;你打架或谈恋爱,我就这样不闻也不问,反正学校对自杀、他杀习以为常,处理事情都成了流水线。
  人才文化素养跟不上时代不能全怪老师,学生自己也有责任。比如我高中就读的某中学,那学生的素质足以汗颜整个中国教育。昨天带着几十人把同学打进了医院,今天代表全体运动员在校运会开幕式上做宣誓。有人成天谈恋爱,睡大觉。考试就那么牛,名列前茅。结果老师们信以为鄙校真有天才,回头一看,原来出卷老师水准过低,没有原创只有借鉴,在教育网借鉴借鉴,学生便也去观摩观摩。当然,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如果要真测那肚子里的墨水,大概进来多高,出去也就多深。偶尔会有个把新生命在那腹中冒充一下学问。综上所述,只有在如此荒唐的办学理念与模式里,才会有我高中就读某中学的无聊,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荒谬至极。
  国家捆绑教育,教育捆绑学校,学校捆绑老师,老师捆绑学生。这是谬论,哪来这么多绳子?文化是与政治并驱的马车,我们有着千年的文化旅程与人才培育选拨经历,究其根本问题就出现在教与学的这一过程。没有这过程的扎实基础,何谈人才?何谈文化?又何谈文化反作用于经济政治?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学生、学生就是以学为本。二者脱离了实际,当然乱象丛生,无知鄙陋。
 
 
  谈恋爱
  昨夜做了一个梦,梦里我拜访小学同学,同学不在家。我见到的是他两个大胖儿子,活泼聪明,同学妈妈对我发问:“你怎么连女朋友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就这样我醒了,然后躺在床上再也无法入睡。我又想起不久前的一个梦,我的世界里又出现了那个白色连衣裙,羊角辫的女孩子。她纯洁得就是一朵栀子花。也许她就是某个人的升华,我的初恋,在我十岁的时候。
  我们一年级开始同班,她是学习委员我是班长,我们有共同的语言能力,于是惺惺相惜的到了三年级。那时的感情很单纯,或过于朦胧,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当初确实是喜欢那个女孩子的。初恋是没有结局的,我牵过她的手后就转学到了城里读书。后来我关注过她的消息,通过我梦里的那位同学,结果他告诉我,女孩初中性情大变,还跟我小学的一位死党交往了。
  到城里读书,在十二岁时,我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孩,我依然是班长她是学习委员,会产生爱慕是因为恩师有意培养我的性格,故意安排我坐在女生堆里,她就坐在我身旁。可我下定决心要表白时,她转班了,追求她的换成我的一位死党。自此,我对女生们封闭了自己。
  尽管此后,不断会有女孩子陆陆续续对我的性情、能力、才华表示欣赏,可我再也没了当初的激情与热诚。恋爱是感性的,而我变的太过于理性了。对于没有结果的感情,情愿看着她在另一个人怀里快乐,也不愿自己为她添一滴泪。有些感情不能用你的倔强蛮横一笔抹杀,而要学会报以温情,最起码我不愿失去一个试图倾听你内心世界的知音;有些带有业障式的缘分要懂得拒绝,因为盲目的冲动的恋情极可能毁了你和她,甚至是几个家庭。
  于是当我面对身边不断发生的情杀,难免摇头摆脑。这不是爱情,爱情是美好的,它能美化两个人的思想道德境界,它会给双方的学习生活带来无限前进的动力。每每同学为着所谓的恋爱熬夜通电话,打搅别人休息,恶化室友关系;为着一个女孩无视学校规则制度,与长辈师长闹翻,又或者女孩子深信所谓的爱情,一颗纯洁的心灵被甜言蜜语模糊了视线,把身体与精神交出去,然后自甘堕落,踏上不归路……
早恋是不应该的,不是恶果,但绝对不会有结局。别把年华过早埋葬这狭隘的天地里,甚至某些纯粹是出于好奇寂寞而毁了一切。恋爱只是生命的一部分,绝不代表着一切。我们有更好的友情、亲情需要去经营。恋爱成家,生子老去自会有它的历程与时机,不要把幼稚当做无知的资本。身为学生,学习才是最重要的。不要用荒诞的付出来填充根本看不到路的未来。
 
  讲黄色
  别怀疑,就这方面,我的确干净得像一块豆腐。现在我学医,有人体解剖与性心理健康教育,谈性绝不会色变。可我要说的是黄色,俗称三级片和AV,18禁,属落后腐朽文化,法律与制度一致抵制,家长深恶痛绝的。
  表明立场。因为我是成人,不会提倡也不会反对,这只限于成人世界。高雅与低俗的界线往往取决一瞬间,或许《色戒》与《苹果》里的几场激情戏被提升到艺术角度,可社会主流依旧持排斥态度。尽管有不少艺术家要提倡性解放,要追求性爱自由,可无论怎样开放的国度,绝不会让赤身露体的男女们在文艺的殿堂里奉为神明,黄色永远不可能成为时代的主流,不可能被全人类普遍认可,把两性的私密赤裸裸的公布着。
  我鄙视唾弃的是黄色渗入到中学生乃至小学生的身边,对于缺乏自控力的青少年们进行毒害,诱发罪恶。孔夫子讲究少年之时,欲不可早。就生理而言,《黄帝内经》做出回应,男早伤精女早伤血;就心理而言,纯粹出于黄色诱发性心理早熟。学校禁不了,家长监督一失利,如此传媒信息高度发达的网络时代,黄色便见风起势,祸害学生。
  就一个有修为素养的人而言,黄色纯属迷昏心性的不良之物。我不知道当初那位猥琐老师偷看黄色,在校大屏幕上直播几十分钟,是否还有颜面教学?我们的学校是该普及性心理健康教育了,不仅是学生,老师们也该上上课。
  再者,对于日本的AV行业,我一直持否定排斥的态度,相信大多黄色的来源跟这AV出口大国脱不了干系。日本本身地域条件导致的资源不足严重压抑着这个民族的心理,他们的表达是一种宣泄又或一种无奈,很多时候这种表达方式是畸形的,过量摄入会导致心理变态这论调我一点也不会否决。再者,苍井空来过中国,不知她登台面对台下粉丝的欢呼雀跃,满堂喝彩,而这份欢迎竟来至于她把别人睡觉的时间拿来工作,她脸上的笑容相信会像火山喷出的岩浆一样热烈吧!
黄色既然存在于成人世界就不要泄露到未成年人中,既然成年人想要把黄色抬到大雅之堂,就要让他们跟学生们一起上性教育课。
 
  述恶习
  一个人的思想境界与道德水平是贯彻在他生活每一细节的,无论是多么技艺高超的演员还是多么色彩斑斓的变色龙,在最不留意,最不经心的时候往往会原形毕露。
  崇高的人格,他的举止里处处透露着儒雅;卑劣的人品,他的举止里时时暴露着狡诈。世界会还人性一片纯净,美好的会被抬起,丑陋的迟早会冲在污水里。
  而优雅的品性源于良好生活习惯的养成。有位领导曾说要评判一所学校的素养,关键点在于一个出口与一个入口,厕所与食堂。因为最隐蔽和最公开的地方最容易揭示出人格的私密。厕所里满地的烟头,便池满是便迹;食堂吃饭不排队,学生吃饭搞得饭菜满桌都是,浪费成风。这样的学校很难说会培养得出高水平,高素质的人才。
  而我认为,除了学校家庭的引导外,学生的自觉性一定要是主导地位。早晚刷牙这很简单,可不知多少同学没做到。我性格比较沉默,碰到这样的同学铁定是无言。我在想,如果这样的状况去谈恋爱或者谈生意,不知会因这一小细节破坏掉多少恋情与机会。再有,男生抽烟喝酒,不算过分。过分的是把这当做是一种荣耀的标志,自以为成熟,自以为很男人。是男人就不会拿自己的健康开玩笑,拼财富,拼地位,就是不会拼烟拼喝酒。再有,我对于学生沉迷网络游戏与小说极为反感。我不认为英雄联盟与CF里蕴含着高深的谋略兵法,纯粹是无谓的杀戮与消磨;我更不认同网络文学里埋藏着惊人的智慧宝藏,大多是快餐式的消遣,还有一大堆纯属文化垃圾,吃多了不仅没营养还反胃。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因为一些小细节衍生出恶习,导致精神肉体的消沉堕落,学无所获又垮掉了本钱。别人的锦绣前程正在扬帆起航,而你已经走到了尽头。明明有资本去塑造光辉人生,但你已经把资本过早的挥霍掉了,人最大的悲剧莫过于此。
养成好的生活习惯,远离恶习,相信这是拥有良好人际交往与奠定事业基础的本质所在。
 
  道求学
  这笔太重,我知道当谈到这话题时,离开学校的日子也就不远了。好多人会质疑像我这样身小力亏的文弱书生不读书能干啥,其实我能做的事还真蛮多的。我写到这只有一种沉重感,像一个心灵交接仪式又或者十五年寒窗回顾。
  我庆幸自己的积累没有浪费,它们变成另一种方式继续指导我前进的路。我爱学习,学习中的我是最自然,最快乐的。尽管残缺的应试教育使我苦不堪言,可我绝不会对书本抱怨一句。我有怒视教育,可我对师德的老师从未有过淡忘;我对好学的同学向来只有赞赏;我对开明的领导自始都是仰望;我对人性的模式开始都为期盼。
  我想起自己是七岁半入学的,那时家穷,本以为这辈子都没有碰书的机会。是祖父母的睿智,坚持让我读下去。后来转学到县城,几次父母都有让我回老家读书的念头,又是家人的一种期盼与执着,我获得了难得的求学机遇。又有三位恩师的器重与栽培,给了我一种无穷尽的动力,我在知识的海洋里拼搏着。我拿过所有的学生奖状,“文明学生”、“三好学生”、“优秀班干”、“学习积极分子”、“道德标兵”……
  那会,我每天要跟着做生意的父母起早床,吃着一块钱的包子,同弟弟一起到学校。中午走回租来的房子,我特怕夏天,因为城里这时的太阳极为恶毒,晒在地板上滚烫。而我的鞋子是那种强硬的塑料,这样脚就会在被烧烤一样,更有,皮肤磨破了,血溢出来,十分痛苦。中午,晚上必须学会自己做饭,如果要等母亲回来做饭,那肚子绝对会饿扁的。
  中学时我们家租过了房子,之所以会租得离学校更远的地方是因为被房东欺压出来了。那会我们家住在二楼,楼下是做豆腐的,每天下午和凌晨便是轰隆隆的机器声,所以这会无法读书也无法玩乐。因为做豆腐还要用到柴火,火生起,二楼就是烟雾重重,呛得咽喉生痛。结果我把阵地转移到屋外,在一棵古树下读了三年书,而这棵古树传说是大宋才子黄庭坚种的。
  高中我们家有了自己的房子,我有自己的书房,学习环境大好。可高中面对的尽是一些不学无术,偷鸡摸狗之徒,再无浓郁学风,相反是败坏班风。高中三年我怀疑了应试教育三年,质疑了老师同学三年,当我开始认识到自己是被逼走,离开心爱的课堂与知识时,我崩溃了。
  今年夏天,我在家听祖母讲起家族读书人的往事时候,我愤怒了。我看不惯尊严受辱,家族如此不堪,于是我又站起来了,重新拿起书本,我的梦想。
我想到自己留在课堂的机会不多了,我也想到了是该早点离开学校的一切了。该忘掉的统统甩掉,该追寻的通通拾起。轻装上阵,飞得更高。
 
  陈领导
  深山泉水可以奔流到海,是因为擅于吸取沿途经验;空中高飞大雁可以翱翔云天,是因为总结旅途险阻。能把教育办得风风火火,大得人心的领导定是吸取各方所长,眼光远大,卓尔不群的大智慧人物。
  我同学把现行的教育制度比做一棵悬崖边上的树,学生就吊在上面,制度什么时候崩塌,学生就什么时候坠毁。这让我想起自己从事的医药学习,再过几年全国会大兴这一专业,人一多路便没了。不仅仅我们面临这一困境,有多少学子满腔热血的投入到中意的行业里,时间一过,热门变冷门,毕业成失业。教育会成就一部份人的辉煌,可面对成千上万人去抢一个公务员职位,学子们难有激情拼搏。北大清华毕业生卖猪肉、擦皮鞋,难免不让人心寒。
  我们是牺牲品。可我们不做无谓的牺牲,我们的失败是寄希望于学弟学妹们不要走相同的弯路。三四岁便在幼儿园摸爬滚打,参加各种培训班,学奥数,学音乐。没人的童年该在枯燥无聊的练习中渡过,玩是孩童的天性,不应被扼杀摇篮。一路过来,学龄将近二十载,可到社会就如一空格档,如果说没奋力苦读,可为何是一个个面黄肌瘦的眼镜兄?如果说教师没用心教,可为何骨瘦如柴,一脸窘态?制度下的学生成了猪窝里的小猪仔,饲养员不论优种劣钟,一律派发食物,一律的出售。
  领导们可见家长们辛苦陪读?跟着学子们早睡晚起,经济上、精神上大手笔的投入。转学、租房子、花金钱买入学名额……是会有那么几个尖子生是学校的瑰宝,重点栽培的清华北大苗子。于是,中考完后便是各大中学的抢手货,金钱诱惑之。到校后,一切依他,最好的教师队伍,最好的同桌同学。可往往这样的学子高考会失足,于是强留复读,又是金钱诱惑之。哪个学校高价去那里,哪有什么老师学校的栽培之恩?三年的精心打造无非为别人做嫁衣。
  蚂蚁与蜜蜂都是勤奋的代表,他们整日奔波劳累,一则收集食物一则集合花蜜。蚂蚁是直线型的,它的范围是粮食与巢穴之间;蜜蜂是球线行的,它饱眼秀色,尝遍花蜜,最终飞回蜂窝。我们学子入大学前的教育就是那只勤勤恳恳的蚂蚁,在分数与资料间直线付出。而我们的领导们则希望学子们到大学成为那只蜜蜂,学会走走停停,玩玩乐乐过后,轻轻松松到达目的地。这我就想不通了,绵羊怎么可能化身成威猛的老虎,懦弱的毛毛虫怎可能与巨龙相提并论?
  明智的领导会体会受教育者的心声,因为树根不稳,大风一过定会连根拔起。当今,人才资源的极度浪费,人才水准的极度缺陷,领导们可曾想过动摇了百年大计的根本?如不实行改革,又将对国家经济、政治文化、军事命脉的发展带来多少隐患?如果教育一开始就出了问题,那么定是愚昧无知的决策者祸害这民族的未来,该遭千人骂万人唾;如果教育在实行过程出了问题,那么无能庸才之辈在挖这民族的墙角,该剔除到这体系之外,让他在这片土地无立身之所。
  如果教育最后的结果令人大失所望,羞于启齿。那么教育的高层们一个个捆扎操场枪毙,没一个会是冤枉的。教育是事关民族崛起,国家昌盛的千秋大业,如此百业待兴的用人之际,没有高水平,高素质的人才,何谈这国家的未来与出路?所以,教育改革万不可轻视,万不可怠慢!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